健身產業兩趨勢 能否突破時空界限?

評論版 2020/02/18

分享:

「瘦不再是現代人對身形的唯一標準,六腹肌、馬甲綫等,已成為不少健身愛好者的鍛練目標。近年健身中心不僅遍布全港,不少更24小時營業,也有公司引入健身課程預約平台,使用戶「玩幾多、買幾多」。究竟「揮汗產業」的發展潛力如何?

全球健身產業 今年總收勢破千億

全球掀起健身熱潮,根據國際健身、球類及運動俱樂部協會去年發表的報告,在2018年,全球共有21萬間健身會所、擁有約1.83億名會員,為健身產業帶來高達940億美元的總收入,較2017年上升7.8%,並推算健身產業於去年及今年的總收入,將分別進一步升至999億及1,060億美元。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於2015年底訪問723名18歲或以上的市民,發現66%表示自己間中或經常做運動;另有70%指做運動的原因是「鍛練體能、保持健康」,14%說「想減肥或使身材更好看」。當被問及最經常做哪項運動時,43.9%受訪者稱是跑步、8.1%說是健身或舉啞鈴、6.3%說是瑜伽或健康操等。從上述調查所見,很多市民都有運動習慣,部分更是健身愛好者。

實際上,不少香港人願意「出錢出力」健身,反映健身行業的市場潛力。根據本地健身網站「香港健身Guide」的調查,去年本地健身產業的市場銷售額為28億元;另有20.7%受訪者稱每月健身支出為1,000至2,499元,32.3%的每月健身支出為500至999元。在健身的支出中,42.5%受訪者表示主要花費在健身中心的月費;14.9%稱主要用於聘請私人教練。在場地數目方面,調查指出本港的場地數目由2012年的608間,逐步增加至去年的975間。健身中心和工作室近年在商場、工廈及街頭隨處可見,其營運模式也隨着香港人的生活習慣和科技發展而起了變化。

趨勢1:24小時經營 滿足夜貓子

本港很多打工仔的上班時間並非「朝九晚六」,需要輪更或夜班工作,他們下班的時間可能已是深夜,當中或有「夜貓子」希望到健身中心鍛練身體。

為迎合健身愛好者的需要,有投資者於2014年以特許經營方式,把美國健身中心品牌Anytime Fitness引進香港。該品牌現時在香港有12間分店,每天24小時開放,但教練及職員並不是全天候在場,會員將獲發一條鑰匙,再配合登入軟件及保險系統進入健身中心。

「香港健身Guide」一項調查指,24小時健身室由2018年的9間,急增至去年的37間。另一品牌24/7 Fitness行政總裁去年接受訪問時指,約20%至30%會員於晚上9時至凌晨3時到旗下健身中心做運動,反映24小時健身室有一定需求。

趨勢2:引平台經濟 1會籍盡玩課程

此外,消費者亦會因會籍欠缺彈性,抗拒參與健身課程。一般而言,坊間的健身課程需要以會員制參加,即會員繳付特定費用後可在某期間內參加指定節數的課堂。雖然這種模式能確保健身中心能有較穩定的收入,但部分學員或想不斷嘗試不同類型的健身課程,未必想長期到某指定中心上課。

有見及此,外國有初創公司於2013年建立預約平台ClassPass,採用會員收費方式,用戶購買積分後,便可預約全球健身中心的課程和提供的器材,包括一次性健身中心門票、瑜伽班等。而每節課堂及療程扣減的積分均有不同,視乎類別、上課時間等而定。該平台目前已於全球超過50個城市,與逾萬間健身中心成為合作夥伴。

其於香港提供的服務,有多個月費計劃予用戶選擇,愈貴的月費計劃,平均每個積分的價格愈低,課堂價格暫時亦比一般健身中心和工作室的月費課程便宜。由於與平台合作的單位多元化,而且遍布香港多個地區,甚至全球多個國家,因此更能讓用戶因應所在位置,參與更多元化的課堂。

僅少數「在家健身」 盈利有增長

全球實體健康中心愈開愈多,但面對網絡世界迅速發展,也有愈來愈多健身教練在社交媒體上載短片,教授使用健身器材、體能運動等動作,讓觀眾在家鍛練身體。

美國零售及服務業專家Richard Kestenbaum去年底撰文,指「在家健身」仍不是健身產業中的趨勢,只有很少數發展「在家健身」的公司盈利有所增長。雖然透過應用程式進行運動訓練對實體健身中心有否帶來衝擊,仍是未知之數,但科技網絡發展日新月異,相信實體健身中心的經營者也應密切留意。

話說回來,面對數碼潮流來襲,業界應加緊留意行業的大趨勢,方能保持競爭力。

本地一項調查發現,香港的24小時健身中心數目,由2012年的608間,逐步增加至2019年的975間。(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