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防疫戰 貼地拆解「別在我後園」

評論版 2020/02/18

分享: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嚴峻,檢疫中心預期爆滿;政府上周折衷改推「家居檢疫」,同時另覓中心新址。但由粉嶺到沙田,再到日前黃大仙,檢疫設施多區選址亦遭社區抗爭反對,甚至警民衝突。這現象不可純粹歸咎於「莫在我後園現象」(Not In My Back Yard,簡稱NIMBY)。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2月11日發表的民調,政府民望創回歸後新低;政府喪失公信力,就會陷入「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就是無論說甚麼做甚麼,公眾都認為政府在說假話做壞事,削弱政府魄力和能量;在「塔西佗陷阱下的防疫NIMBY」,亦會導致大量資訊不對稱甚或假新聞,導致公眾恐慌。在這背景下,是次社區如斯反對,成因有三:

釐清檢疫中心隔離營 免混淆

首先,政府解釋傳意紊亂,引致公眾混淆,導致NIMBY。近日公眾透過媒體獲得一堆專有名詞,哪怕是隔離病房、檢疫中心、隔離營、居家檢疫等,在公眾甚至不少代議士眼中,均會理解為「病人集中地」。其實,這些名詞是針對不同感染風險和不同病徵人士的措施。如果希望公眾聽得明白,就要棄用複雜詞彙。

其實,所有防疫措施都是針對有機會受感染的群組,當中可嘗試用簡單二分法:「有病徵」和「無病徵」人士:當中「有病徵」就會獨立「隔離」於醫院病房,接受治療;而「無病徵」,例如「確診個案的密切接觸者」或「由內地返港人士」,則需要檢疫;至今有超過6,000名人士正在接受檢疫。

由於檢疫中心空間不敷應用,當局惟有將之分為:有住處人士就執行「家居檢疫」,自行監察身體狀況;沒有住處的就進入「檢疫中心」;但事實上無論哪一種檢疫方法,他們在完成檢疫前不會、也不應接觸社區;不過,這些人士均不是「確診」或「懷疑」個案,簡單來說,他們不是病人。可惜,政府一直未能淺白地向大眾解釋這些概念,也無法解說住在檢疫中心(或誤稱「隔離營」)附近的風險高低;加上檢疫中心運作指引未曾公開,市民只能道聽塗說地了解,令公眾覺得「檢疫中心」等同傳染病溫床,造成典型的NIMBY情況。

檢疫令執法不嚴 公眾難信任

第二,民望新低的政府在檢疫令上執法決心成疑,令公眾難以信任。由2月8日開始執行內地抵港人士強制檢疫後,時有揭發就算未有留在檢疫地址,當局亦只作口頭警告,未有即時刑責;日前更有兩位隔離人士失蹤,3人試圖離港,亦即是政府未能防止檢疫人士接觸社區;執法力度難以讓公眾對檢疫令及相關設施建立信心。也就是墮入了塔西佗陷阱的循環。

第三,在塔西佗陷阱下的NIMBY,在公眾對政府缺乏信心時,若政府仍要力排眾議設立防疫設施,更應付出魄力進行游說。可惜從徵用沙田駿洋邨為檢疫中心可見,食衞局提交區議會的文件並沒有解釋對附近居民影響,上周一在沙田區議會特別會議上更說不會對「準邨民」提出任何彌補措施。貼地看,原定月底取匙的準邨民,常理地應該已從原本住處安排退租、亦會安排轉區返工返學;現突煞停入伙,卻要準邨民承擔額外成本(如租金),這就會引起民憤。

區議會消息指,政治問責官員是先與鄉事委員會商討選址,再往區議會特別會議討論;當區區議員事前並不知情。類似情況在檢疫中心選址深水埗翠雅山房時亦有所聞。市民甚至代議士本來就對各類防疫設施一知半解,政府設立檢疫中心時卻一意孤行,政治姿態上亦不太願意與區議會溝通,就算議員希望幫忙理順細節,亦無門而入;當局措施執行粗疏,更放棄與地區溝通。最終只會令地區民怨爆發,令政府再陷政治沼澤。

wow-effect措施 將壞事變好事

要紓緩上述「塔西佗陷阱下的防疫NIMBY」,只可嘗試用有「wow-effect」的措施;目的是讓公眾覺得,政府的反應比預料中強烈;此類決策很多時含有大量政治判斷,亦未必合乎平常公共行政邏輯,例如:澳門提出「巴士上不戴口罩的乘客會遭趕落車」;這是違反常理,公眾亦會覺得「使唔使咁」,不過防疫當前,大家最後仍是樂意跟從。特區政府必須跳出傳統公共行政心態,提出有「wow-effect」的措施,一小步地重建公眾信心。

以駿洋邨案例,全部準邨民也是當區議員的準選民,區議會反對應是政府盤算之內;可惜,官員在議會上除了叫大家包容外,就說已經郵寄通知準邨民並稱不設補償。諷刺的是,不少外國案例也是以補償誘因(compensative incentives)成功解決NIMBY。

若特首常說資源不是問題,這就更容易操作有「wow-effect」的補償誘因,譬如補貼一年公屋租金(約2萬元)甚至更多,就是簡單讓準邨民直接受惠,亦是有「wow-effect」地將壞事變成好事。

向駿洋邨家庭派6千 杯水車薪

上周五特首終答應向駿洋邨輪候家庭發放一次性6,000元特別津貼,表面上看似折合約3個月公屋租金,但實情是準邨民要在外面續租一個月至數月不等,外面劏房租金每月平均也要7,000元;政府津貼根本是杯水車薪,亦不夠提高公眾的接受程度。

現在香港社會惶恐,政治問責官員要更多與公眾有準確的雙向溝通,同時將防疫程度和政治風險意識提升到最高級別,將事情貼地地特事特辦,才可以抗擊疫情,保護港人。

新冠肺炎肆虐,政府計劃檢疫設施多區選址大多遭社區抗爭反對,官員要更多與公眾有準確的雙向溝通,才可以抗擊疫情。(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陳盈 為正策士理事、中大公共衞生博士候選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