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間長大

副刊版 2020/02/19

分享:

村上春樹有一名句:「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其實不是,人是一下子變老的。」

我想起金庸小說的楊過。

他在斷腸崖等小龍女,期盼了十六年,誰知到了那天,等不到人,楊過一夜白頭。

人都不是慢慢變老的,往往都是經歷突如其來的大變,令你一下子長大了。楊過一夜白頭,就算你沒有長很多白髮,但內心也一定成長了,因為一件突然襲來的事,強迫你長大。

在香港成長的青少年,都是十八歲換取成人身份證的,象徵你長大了。十八歲是不是真的長大了呢?﹗我在香港中文大學教了幾年書,我的學生都超過了十八歲,但跟小孩沒分別,仍然很孩子氣。那麼三十歲是不是應該成熟到不得了呢?老實說,成長跟年紀沒關係,三十歲、四十歲的人,都可以像腦袋未開一樣,外表卻會變老,但我深信村上春樹說的是一個人的心智和心境。

我自己的大腦也是在三十多歲後才開的,不是因為年紀大了,是因為家人大病,家裏的境況轉變了。這個變化來得太突然,教人措手不及,令我當下非常糟糕,頃刻間,像失去了任何當小孩子的藉口,明白到自己必須面對現實,負擔起照顧家人的責任,一切的風花雪月都變得不切實際,我必須變得老練。

成長是痛苦的,但現在回過頭來看,我慶幸有過這樣的經歷,無知是非常可怕的,一個成人的身驅載着一個無知的大腦就更可怕。我慶幸,自己一夜間長大了。

撰文 : 張寶華

欄名 : NO ME TOO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