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藥方

副刊版 2020/02/19

分享:

武漢導演常凱,五十五歲,連父母姐姐一家四口在十七天之內相繼離世,此新聞如李文亮醫生之死一樣震動社交圈。除其個案的慘烈之外,也突出了一個情況,那就是常凱父母之前在武漢的醫院教學,而導演作為地方單位幹部,不盡是普通市民,但就連可能有點人脈關係的本地人,也是連醫院床位也拿不到(導演是最後才進了非主治此肺炎的醫院),就更不用說其他甚麼資源都沒有的百姓了。

而個案中還透露出一個現狀,就是一家人連環病死,年老父母沒法進醫院,子女盡孝,不惜在家照料,連帶感染可說不能避免。自知不能避,但又再沒有其他法子了,那種絕望感,可想而知,就等同一家人等死。

去到最終,還有一團疑問。這些死在家中的人,並沒有記錄作確診和因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死亡的數字。

說有點人脈的本地薑都拿不到床位,這在說明醫療設施極端不足之餘,也道出了另一常態,即就算在「太平日子」,要在醫院中得到好的照顧,打通人脈是少不了。

這也回到一個長久以來的中國醫療服務系統老問題,嚴重資源不足,導致醫護與患者雙方的對立,甚至醫暴事件頻生。當然,還是有很多本着救急扶危理想的專業者,但當疲於奔命,或感到所得不成正比之時,還是有很多灰色空間,令到醫護得選擇性地優先處理有關係之熟人或付得起紅包的案子。看病的人都有默契,雖然有錢並不保證能醫好,但沒錢就萬萬不能。由住院設施的安排,到生育過程的接待等,不同形式的暗地酬金都成了一種普遍現象。但當就算有錢有人脈都找不到法子時,便清楚過往用關係和金錢去保障的醫療安全感,終究也是短期藥方。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