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是時候劫富濟貧了?

評論版 2020/02/19

分享:

經過七個多月的社會運動,去年12月市道有所反彈,餐廳和店舖重現人龍,正當大家以為經濟下滑可望稍事喘息的時候,又來了一場武漢肺炎的逆襲。已經苟延殘喘的旅遊、酒店、零售及餐飲行業原本只能見步行步,冀望在春節期間補回一些損失,無奈一場傳染病殺到,連最後的希望也破滅掉,相信春節過後上述行業將會屍橫遍野。

金融地產硬淨 基層手停口停

連場風波後,最苦的是基層的一羣,他們的積蓄不高,掌握的專業知識較少,面對失業率上升和經濟下行,隨時手停口停,就算尋找新工作或學習新技能達至工作轉型,亦非易事。

另一方面,股市在新一年開市後表現不俗,恒指衝上29,000點後,雖受武漢肺炎拖累輾轉回調,但在27,000點水平靠穩。各大投行普偏看好全年指數目標,一方面認為中美貿易戰暫告一段落,另一方面預期今年全球眾多基金將會加碼配置資金到香港市場。為何香港市面氣氛淡靜,股市表現卻相對硬淨?

原因是自從內地企業紛紛來港上市後,本地經濟對股市的影響已愈來愈少,反而內地經濟表現往往對指數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加上去年聯交所修改上市條件後,吸引了多家頂級科技企業來港上市,包括美團、小米、阿里巴巴及早在香港上市的的騰訊控股,如此一來,世界十大科企就有兩家在香港上市。今年更盛傳有一批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將退市來港重新上市或作二級上市。

另方面,內地尚有一些科技界巨頭如螞蟻金服、今日頭條等,一旦它們都來港上市,相信世界上的大型基金都需要為其資產組合在香港市場配置更多資金,因此估計港股今年表現不會太差,也可帶動一眾金融界從業人員及關連服務產業如法律、會計界等保持穩定收入。

貧富懸殊加劇 如埋政治炸彈

至於另一主要產業房地產,在經濟不景氣下交易量已經大幅下降,但是在低息環境下要大跌,機會亦不大。一眾地產商都估計今年房價平穩或輕微上升。

綜上所述,金融及地產業較少受今次社會事件及肺炎逆襲波及,因此筆者估計他們在香港經濟的主導地位將更形鞏固。這些行業的從業員一般收入較高,也較少受旅客和市面環境所影響;反觀一眾民生行業從業員及低收入人士將成為今次事件的犧牲者。貧富懸殊將更為加劇,社會怨氣愈積愈深,政府如果不積極面對和處理,等同埋下又一顆政治炸彈,待下次又有行政或立法裂口時(例如又有像逃犯條例等敏感議題),將再次觸發市民反彈,讓激進分子乘勢搧風點火,令香港陷入「每隔幾年又亂一次」的輪迴。

其實貧富差距擴大並非香港獨有現象,乃是多數已發展國家的一大特徵,例如在2019年,美國最富有的10%家庭擁有全國約64%的財富。然而,香港的情況尤期嚴峻。

跨代貧窮民粹抬頭 動盪種子

統計處在2016年發表反映貧富收入差距的堅尼系數為0.539,創45年來新高,即使計及稅務/福利轉移的影響後,仍然冠絕英美澳加及新加坡。貧富懸殊引伸的「跨代貧窮」及社會地位差距,讓市民大眾(尤期青少年)感覺苦無出路,民粹主義順勢抬頭,更成為近年社會動盪的種子。

事實證明,社會不穩對各階層皆有損害(例如大地產商經營的商場遭破壞,各行各業大量僱員的工作受影響。)現時香港的扶貧政策主要由扶貧委員會領導,並且以二次分配措施為主(即以政府政策介入並再分配財富),例如長者生活津貼、關愛基金、綜援等。筆者以為應該用更立體的眼光,從所有經濟階層的處境考慮,而不應該以為貧富懸殊只是「低下層的問題」,並且狹隘地+試圖以現金資助的方式把貧窮綫以下的人口「壓低」,造成「一時扶貧」之假象。

為了較平均地分配財富,削弱民粹成形,多國都在討論富人稅(即增加最高收入個人薪俸稅),再分配給基層人士,看來這大趨勢是無可避免的。Facebook的聯合創始人Chris Hughes便提議對「頂層富人」徵稅,以此向大眾提供最低收入保障。

高入息易累積資本 富人稅是出路?

此外,高入息者較低下層容易透過累積的資本在投資活動中獲利,久而久之,他們累積的入息差距便不成正比。法國經濟史學家Thomas Piketty在其鉅着《21世紀資本論》便提出徵收全球性財產稅。作為前期改革,筆者建議提高薪俸稅的標準稅率及頂層稅階的邊際稅率,朝富人稅推進。

在商界方面,筆者贊成將最高收入的企業的利得稅率提高。政府經常強調香港奉行低稅率及簡單稅制。其實,稅制只是吸引資本的其中一個因素而已。企業和人才來港,還因為法制成熟、資訊流通、基建運輸發達、鄰近中國及東亞市場,缺一不可。

況且筆者認為毋須一刀切把利得稅稅率提高,而是針對盈利達至高門檻的大型企業實施額外徵稅,效果近似累進稅率,實不會動搖香港的競爭力。在2019/2020財政年度,港府預期利得稅稅收達1,596億元,而現時公司的應評稅利潤達2百萬元以上一律徵收16.5%利得稅。我們可考慮設立「特高」稅階,例如利潤達1億元以上的大型企業須繳付20%利得稅,如此一來,所有中小企皆不受影響,港府亦有額外稅收回饋中小企或推出更多支援營商和就業的措施。

從最賺錢層加稅 增資源扶中小企

現今社會頂層收入的不斷增長(及底層收入的增長停滯)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全球化及科技變革這些長期趨勢造成的。個人方面,未來的富豪只會以更快的速度累積到更龐大的財富,billionaire早晚要變成trillionaire。商界方面也有「貧富懸殊」的現象,大企業與中小企的差距不斷擴大,「勝者全取」的趨勢更讓新興企業一旦成功,便能在短時間內取得領先優勢,成為超巨型企業。

在經濟新形勢下,港府應積極研究從最賺錢的階層加徵稅款,從而有更多資源扶助基層及中小企,重塑社會凝聚力。至於如何針對特定社羣,善用資源,也是同樣重要的課題。筆者將另文再述。

貧富懸殊加劇,社會怨氣愈深,政府如不積極處理,等同埋下又一顆政治炸彈,待下次又有行政或立法裂口時,再次觸發市民反彈,讓激進分子乘勢搧風點火。(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