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4大挑戰 2020政局新周期?

評論版 2020/02/19

分享:

進入2020年,中國即受到疫情重壓,預料新一年乃多事之秋,除疫情外,還要面對經濟下滑、港台主權受衝擊及中美鬥爭等四大凶險挑戰,堪稱四凶臨門。事態如何發展值得注視,對中國發展遠景的影響不容低估。

倘疫情僅礙首季 保6非不可能

今次疫情傳播規模遠大於沙士,政府應對措施更為嚴厲,對經濟及社會的衝擊更大。幸好最近出現了積極變化,新增感染人數開始下降,疫情有望在首季內基本解除,如是則可減輕總體影響和加快復元。

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認這次疫情是對中央管治的重大挑戰,既顯示了中國應變上的體制優勢,又同時暴露了機制上的不足,包括幹部的官僚主義及形式主義風氣等。為應對危局,中央一面嚴行問責(湖北及武漢一把手均已下馬),另一面開始籌劃改革,要由構建國家「生物安全保障體系」來提升應急能力。

經濟方面,近年出現持續滑坡形成了結構性風險,現再受疫情衝擊,形勢更為危急。但若影響只限於首季,之後會出現反彈。如政策恰當,全年所受影響或將不算嚴重,保六亦非無可能。在抗疫同時,習近平又提出了兩點要求:1.抓緊達致原定社會、經濟目標的工作;2.維持經濟穩定運行,特別是要推動復工、復產及重大項目開工,和要穩定居民消費等。

這些無疑都是及時措施,力求在抗疫及穩定經濟間取得平衡,問題是當局仍未明白經濟的根本出路,在於大幅強化投資和更改宏調策略。目前仍繼續推行的貨幣放寬及減免稅費政策,不單無補於事,還會帶來不良效果。因此經濟即使可挺過短期受壓,前景仍不明朗。但另方面,疫情又帶來新亮點:反有利高新科技產業發展,特別是5G、AI、自動化、網上交易、生物工程及醫藥等方面的發展。

香港及台灣問題今後料將惡化,香港正受到疫情及暴亂「雙邪」夾擊,而政府在應對上亦拖泥帶水(見本欄2月12日文「政爭+疫情.港經濟上半年慘淡」),故前景堪憂。日前中央宣布提升港澳辦地位,由副國級的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並強化了與中聯辦的協作機制。在新管治體制及人選布置完畢後,中央會否推出治港新政可拭目觀之。

關稅戰暫緩和 焦點轉至科技戰

台灣方面,蔡英文大勝後連任將加快「去中國化」,而國民黨的政治空間又大受壓縮,故武統已成唯一可行之路。何況美國正加強挺蔡力度,如史無前例地邀請候任副總統賴清德參與美國正副總統均有出席的祈禱會,乃公然挑釁北京之舉。北京除派軍機繞台並越過中綫外暫未有更多動作,但今後將要面臨更多挑釁。由於美國頻派機艦前赴台海,故須防中美兩軍在該區擦槍走火。

中美關係乃當前全球最重要的國際關係,其前景激流洶湧風雲易變。上月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後關稅戰暫緩,但焦點正轉到科技戰上,美國不斷出台打壓華為新招。其他或成摩擦熱點的領域,包括涉中國主權的台海、香港及南海等事項,令「修昔底德對抗」只會升溫而不會降溫。

總之,今年中國將面對嚴峻內外形勢,必須亂中維穩、險中求勝及危中抓機以實現多難興邦。今歲農曆屬鼠,近代鼠年尤其庚子的,每是中國政局突變的歷史轉折點:1840庚子年發生鴉片戰爭讓香港,隨後60年間中國進入了受列強侵凌的黑暗時代。1900庚子年發生了義和團及八國聯軍事件,其後60年間乃中華民族浴血奮戰力求脫困之時,並兩度建國。

其間的鼠年有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1924年國軍北伐國共開始首度合作、1936西安事變導致國共次度合作抗日,亦為毛澤東主導中共之始。1948國共決戰,為翌年中共建國奠基。1960又是庚子年,出現了大饑荒,也開始了中國找尋新路向時期,經歷了文革及改革兩大蛻變。當年也開啟了毛澤東與劉少奇的兩條路綫鬥爭和中蘇聯盟分裂等政事發展。隨後的鼠年有1972尼克遜訪華令中國趨近西方,1984中英就香港回歸達成協議,1996台灣李登輝的「兩國論」導致台海危機,2008更有汶川大地震、新疆西藏動亂及首次成功舉辦奧運。

2020庚子鼠年又是新的60年周期之始,這將為中國帶來何種變化有待歷史作答,但年內將逃不出多變、大變命運,故對四凶臨門不可輕視。

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認,這次疫情是對中央管治的重大挑戰。圖為習日前在北京調研指導防疫工作。(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