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比瘟疫可怕 口罩短缺怎辦?

評論版 2020/02/21

分享:

香港面對口罩短缺問題,有意見認為政府應對口罩作價格管制,或採取主動,像澳門那樣統一向香港市民發放。問題是澳門只有60萬人,而早前澳門已在葡萄牙大量購入口罩,所以足夠澳門居民一段時間使用。

香港人口有750萬人,如每人一天用一個口罩,一天的消耗量就要750萬個,十天便要7,500萬個。問題是香港甚少企業在港生產口罩,而政府也只有懲教署有生產,月產只是百多萬個,只供政府部門使用。即一個月的本地產量也不足香港人一日消耗。

口罩成「奢侈品」 窮人買不起

香港從來都是市場主導,以市場機制,即價格作為分配資源的方式。在一般情況下,以市場機制作為資源分配效率較高。以前口罩需求其實很有限,雖然香港沒有生產很多口罩,但可從其他地方輸入,以滿足基本需求,如在市民患感冒或流感、或要進出醫院之時等,及讓從事醫護工作人士作保障工具。當需求不大,使用市場機制作分配其實沒有太大問題。因為實質供應遠大於需求,口罩價格便不會太高,其性質也只是普通商品。

但當新冠狀病毒在香港肆虐,為保自身安全,口罩就由普通商品變成必需品,需求激增。本來內地是全球口罩產量最多的地方,據報每日產量能達2,000萬個。但因疫情關係,中國由口罩出口國變成入口國。而現在無論是內地又或是香港鄰近地區,也受到新冠狀病毒影響,各地對口罩需求十分殷切。當內地及香港人在全球搜購口罩,環球供應便會變得緊張,價格就會上升,甚至供不應求。所以在旺角尖沙咀等地,口罩價格能賣到數十元一個。付不起金錢的市民便得不到口罩保障,能夠買到昂貴口罩的,會是收入較多的一群。那負擔不起的市民,便與口罩無緣,得不到口罩防疫保障。但當窮人買不起口罩這種「奢侈品」,又是否合理?

花長時間排隊買 市民有怨言

如不想多付鈔,便要四處張羅,尋找便宜口罩。近日有些機構願意用較合理的價錢售賣口罩。但每次售賣都會引來大批市民排隊認購。其實排隊認購也是一個資源分配的方式,即使口罩價格不是太昂貴,但想買到口罩的市民需付出很多時間排隊,這也是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甚至有些市民在凌晨3、4時去排隊,等候早上9時才開售的口罩。如以最低工資每小時37.5元計算,排隊5、6小時的成本已是百多元。再加上口罩的價錢,口罩的總成本其實至少也要二三百元。如要告假去認購,成本更高!

要花多小時排隊才能買到口罩,對市民來說是一種折磨,他們對政府有怨言是可以了解的。當供應不足,但需求龐大,要限制價格就一定會造成過多的需求。要達致分配目的,便要使用其他的方式,如排隊、抽籤、預先登記、或指定分配有需要的人士,這些都不是以價格來分配。

長遠解決方式 本地生產

當口罩成為必需品,其實同食水、電力、米糧一樣,政府應該作出保障。但問題是現在全球鬧口罩荒,相信要從其他地方買入口罩也很困難。有些國家或地區已把口罩及其他防疫物品界定為戰略物品,限制出口。長遠看,單靠進口解決需求,似乎不是最好方法。因為如果問題是供應不足,長遠解決方式應該是本地生產,亦即在香港設立生產綫去生產口罩。當然香港生產口罩也要面對很多問題,包括機械、人手、原材料、成本等的考慮。而本地生產的口罩價格應該會比鄰近地方生產的貴,若以市場角度看,基本上無利可圖。但因為口罩在疫情下變成必需品,本地生產口罩變成了一個戰略考慮,用來分散風險。將來疫症平復,香港要考慮把口罩這些防疫用品作為戰略儲備,要能足夠香港市民一段長時間的使用。政府剛提出的300億元抗疫措施,其中15億資助香港生產口罩是正確的第一步。

非常時期應用非常手段,政府策略亦應因時制宜。早前傳媒披露,政府在訂購口罩時仍使用「價低者得」的投標方式。在全球口罩供應緊張下,很多國家不問價錢掃入口罩,香港還以招標方式叫生產商入標,訂不到是正常結果。當政府買不到口罩,但有些人或機構在外地買到,於是有人批評政府是「離地」。但要分清如以個人或公司方式在海外搜購口罩,運回香港,他們所買到的其實多是現有存量,即以前已生產的存貨。而政府要買的,是未來生產的,兩者其實有分別。因為口罩短缺,很多外國口罩生產商也停止接單,甚至以前訂落的數量也要再減或cut單。在可預計的一段時間,環球口罩的供應仍會緊張。那麼我們還要完全使用價格方式去分配口罩嗎?

囚徒理論 人人「理性」會出事?

要減低市民疾病的感染,最佳的方式當然是人人戴口罩,那麼疾病傳染性就能大降,這是最理想的,人人都有這願望,但現實是口罩供應有限,無論怎樣鬧政府也改變不了這事實。在經濟學裏有一理論叫「博弈論」,其中一個經典模型叫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反映「個人最佳選擇」並非團體最佳選擇。或者說在一個群體中,個人做出理性選擇,卻往往導致集體的非理性。現實中的價格競爭、環境保護等,也會頻繁出現類似情況。

如單純以價格作分配,較富裕的人就能夠買到口罩,而收入不多的基層人士便不能負擔。問題是基層人士面對病毒的風險會否較大?如他們面對的風險較大但沒有口罩,富裕人士的風險較少卻有口罩保護。大家一齊在公開場所接觸,其實戴口罩的人面對病毒的風險也不會少的。如高風險的人有口罩;低風險的沒口罩,市民感染的風險反而較低。可惜人人為自己設想,希望盡量買「足夠」口罩去保護自己或家人,結果就造成口罩短缺。最後需要的人沒有,不那麼需要的人反而有很多。明顯地以社會利益來說,不是最佳。

關懷與互助 是抗疫的基礎

有醫生在訪問時曾指出:自私比瘟疫還可怕。「當商戶抬價,給你搶到口罩又如何?當身邊的人無口罩可用,集體發病,你戴100個口罩如木乃伊也不能獨善其身,也有機會感染。」慶幸是民間亦有很多自發的關懷行動,派發口罩予長者及有需要的人,改善了情況。關懷與互助是抗疫的基礎,而不是猜疑與自私。市民沒有大量囤積口罩需要,有多餘的也應分給有需要的人。

除了價格機制作為分配口罩的方式,還有甚麼選擇?其實最好的方式是「按需要分配」,同時壓縮市民對口罩的需求。其實政府在這方面已推不少措施,如學生停課、要求市民減少聚會,關閉公共場所,鼓勵市民在家工作等,都能減少市民對口罩的需求,為口罩不足爭取多一些時間去解決。在口罩有限下,應先確保有需要人士有充足口罩,特別是與防疫有關的人,如醫護、為香港提供物流運輸的人、為市民提供必須及緊急服務的公務員、清潔及保安相關的工作人士。那麼香港最少能繼續維持有限度運作。如希望減低對香港經濟影響,那麼一些要到工作地點上班的人也應該有口罩保障。

長遠看,單靠進口解決需求,似乎不是最好方法。如果問題是供應不足,長遠解決方式應該是本地生產。(資料圖片)

撰文 : 麥萃才 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系副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