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味飯局

副刊版 2020/02/24

分享:

經此一「疫」,人人都呼籲不要食野味,但都講了那麼多年,為何仍未能禁絕?當然,有買賣有需求,食野味又不像禁毒一樣處罰嚴重,販夫走卒靠此維生就仍大有人在。

所以問題又變成,為甚麼中國人社會特別愛吃野味?撇開甚麼食療的講法,野味其實是中國特有飯局文化的一個生品。就是說,在中國,吃一頓飯遠非吃頓飯那麼簡單,它往往要表達的是一種主人與賓客之間的關係,而要隆重其事,又或者是要令飯局帶來某種功能的話,如何好好請客人並吃些甚麼,就變成一門學問。野味,以牠的奇觀或罕有性,就滿足了這需求。

這裏所說的飯局野味,又分兩類。華南海鮮市場中的,多為草根市民愛好,供應鏈其實相當成熟,甚至可大量批發。熱門話題類的穿山甲,聽起來難找,但實則都有穩定的非洲及東南亞供應,主要經越南入境中國。野味圈中,穿山甲只屬中價貨,因為山長水遠運來成本不輕。但有更多的蛇、蟲、蝙蝠、鼠、龜等,都是低成本的生產,在村子裏閒着的人,把山頭變開發地,憑此維生,無本生利,來價都可以很便宜。

有一次去到一條村莊,主人宴客時特別強調會有野豬和石蛙招待,說都是當地難得的野味,顯示的則是一種把你當上賓的派頭。那就更不用說,對達官貴人而言,能找到一級罕有貴價動物野味迎賓,是一件起碼在現今社會飯局價值中多麼有面子的一件事。那就算是第二種稀有野味,得專門定單,由熊掌到豹膽,帝王派頭。一天這樣的飯局文化不改,野味還是長食長有。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