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港無顏色之分 向民粹歪理說不

評論版 2020/02/24

分享:

一場疫症帶給港人兩個信息:

(1)當大難臨頭時,我們根本沒有政治顏色之分。無論你住在哪裏:湖北、深圳、太古城、將軍澳、甚至郵輪,病毒也會影響你;而未來兩個月撲面而來、海嘯式的企業倒閉和裁員潮,也不會因你有「高尚的政見」而優待你;當你在外國被人歧視為「帶菌者」時,也沒有人理會你是香港人還是內地人。

病毒入侵無分政見 小心炒作仇恨

(2)維繫港人的共通之處,遠大於不同政治想法。筆者是政治色盲,因為曾長時間與一群國籍、宗教信仰、個人取向以至人生目標也不同的同事一起工作。縱使我們的思想很不一樣,卻絕對萬眾一心為顧客提供最好服務,而處身團隊內的熱誠與包容,堪稱人生樂事。現時社會上政見的分歧,其實只是人與人眾多不同點的極小部分,相對信仰、人生意義的不同,可謂九牛一毛;可惜這個「格子」(pixel)卻被別有用心之人無限放大、加鹽加醋,異變成傷害社會、難以化解的仇恨。

對於近月熱衷政治的理論者,甚至支持暴力「攬炒」亂港,以反政府為選舉亮點,但自己卻又無更好的可行建議,政治鬥爭凌駕一切之人,希望疫情可給他們冷靜思考的機會:相比「民主」價值,「民生」絕非一個低檔次的政治理想,反而是「以民為主」的初衷﹗能盡-生努力,養妻活兒、並報答父母養肓之恩,並不是沒有意義的情操。因為過去幾周正好反映,由小小的一片口罩、到醫療服務的提供、以至一份餬口的工作,才是至關重要。而當未來數月大家「攬炒」成功,失業率倍增時,最關注的也會是保就業、振經濟。一個保障不到市民健康及生活自由的政治理想,再崇高好聽也是虛無。

經濟已過臨界點 慘痛難免

對於作為經濟支柱的中年市民,未來數月將會像一齣恐怖片。他們一方面要關注年長父母的健康,同時要為畢業年齡的孩子的就業憂心,而今年的大學畢業生就業機會恐怕是回歸以來最低。更尤甚者,他們自己也有可能要加入失業大軍﹗

香港大部分企業的淨利潤(net margin)是單位數字,大約5至8%,即每做100元生意淨賺5至8元。所以當收入下降1至2成,生意已經要虧損。當收入減少50%或以上,則連生存也成疑問!這些企業捱了半年動亂,好不容易到12月,以為節日假期會吸引遊客為零售、餐飲、酒店業帶來極其需要的聖誕禮物,殊不知希望被又一城的「火樹」及重燃的暴力行為燒毁。踏入2020年,一樣失色的農曆新年及疫症,成為壓垮蝕錢生意的最後一根稻草。

疫症最後稻草 30萬人勢失業

所以近兩周多了許多關於業務收縮的報道:上市連鎖店、食肆及零售商,遍及各行各業,由化粧品、時裝、傢俬、金飾店、鐘錶行,到粥品店、酒樓、茶餐廳等,都要求員工「八折出糧」及放無薪假、甚至把分店「暫時休業」,寧可蝕租金但省下「燈油火蠟」及時薪。兩間航空公司亦已開始裁員和放無薪假。隨着遊客大減,水盡鵝飛,某些高級酒店入住率更跌至僅得單位數!

很多營運經驗豐富的企業家表示,現時環境比沙士還差。以飲食業為例,在沙士時期收益收縮14%,本港食肆數目由10,700間大跌至少於9,000間,行業失業率亦大升至15.7%。如今,經過6個月的社運影響及外地對港的旅遊警告,去年第四季業界收入按年已下跌了14%,最新失業率亦已逼近6%。加上眾多取消了的宴會、團年飯及春茗,晚市生意也少了5成以上,飲食業的失業率由現水平倍升絕對有可能。失業率將倍增至8%以上,逾30萬人丟飯碗,職場哀鴻遍野。

面對斷崖式的萎縮,失業率會急速惡化。筆者去年8月已預計,整體失業率將升至6%。按最新情況,筆者相信失業率會由1月的3.4%躍升至沙士時的8%左右,逾30萬人會失業﹗而財政實力較弱的中小企將首當其衝。須知本港34萬家中小企對就業貢獻強大,提供了130萬職位,佔私營市場打工仔的45%,而最近兩個月的「中小企業務收益動向指數」,已跌至紀錄以來最低﹗

暴力攬炒 疫潮縱過也難倖免

令人惋惜的是,就算疫情改善,裁員潮亦難逆轉。因為信心及財政透支了的大小企業,仍要面對因9月立法會選舉而勢將重回本港的暴力、罷工等「攬炒」行為。

營商環境超過一年仍沒改善,傷害了香港「文明社會、法治之都」的金漆招牌,跨國企業勢收縮在港規模,而管理人員亦會因社會不穩而撤走。外派人力資源顧問ECA International最新報告顯示,香港在東亞區最適宜外派僱員居住地點的排名急速下跌52位,僅列93,被首爾及台北等超越。報告指,香港排名下跌幅度前所未見,主因為社會政治形勢持續緊張,對外派僱員的日常生活產生負面影響,其中包括自社運開始的交通設施受損和犯罪率上升。當本地及國際企業收縮業務,相關的所有行業亦要減人手,骨牌效應會影響電視、報業、宣傳廣告、商業設計等服務。

凡事口號化仇恨化 細節藏魔鬼

「攬炒」之路走了8個月還未停,當然政府在一些重要政策上的無能失職要負上主要責任,但席捲全球的民粹主義,將事情簡單化、口號化、挑動仇恨的顏色革命政治思維,肯定也扮演重要角色。

如香港抗爭者口號要求「時代革命」,即換掉整套社會制度。但我城在多個涵蓋近200個地方的國際評核中都名列前茅:生活及經濟最自由的城市、最長壽的人口、人均收入第15高、最高效的醫療體系、法治指數排名12、領先英美日的教育制度、更在聯合國發展指數中名列第4,大幅領先排名15的英美。無論如何,特區政府做得並不完美,一定要改進,但罪不至死。反而,大聲吆喝要推倒重來的政客,到現在還沒提出怎樣幫港人添壽、添財、添智、添法治的鴻圖大計,好讓我們看看值不值得為這「更美好的將來」而犧牲今天已甚美好的香港。

諷刺的是,他們極力主張的「大罷工」已見成效,因為愈來愈多人不止在某一天不上班,而是很久很久也不會有班可上!而當全民受疫情所困時,仍有政客沉溺鼓勵醫護人員罷工,更默許暴力,沒有譴責公立醫院和指定診接連受到汽油彈等襲擊,在國際標準下,這又是否文明社會所為?

好聽但不可行方案 港人如上癮

香港是個獨一無二的地方,國際流通程度舉世無雙。打風關窗、抗疫「封關」驟耳聽是極其簡單、易吸收的主張。但現實世界偏偏不可事事簡單化:相信父母們都試過叫孩子不打機多讀書、早睡早起多做運動,明明是為孩子好,但不知又有多成功呢?

香港的邊境以人均計是全球最繁忙,其中機場是全球第3多乘客使用。2018年所有口岸合計約有3.15億人次過關,當中估計近6成是港人出入香港。當每日有近25萬港人進及出我城時,一句「封關」容易,但是否就不准這每天25萬港人回家呢?還是我們每天要隔離等於一個大埔的人口?封關又會不會引起「逃港」及「來/回港」潮,從而引入更多已感染的病人?封城、封省在內地可行,但在普通法地區是否合法合憲,又會否引起司法覆核呢?而且,新冠病毒感染者可以無甚表徵,那麼以每日近25萬港人回港計,加上多天潛伏期,其實社區感染已成定局。那麼,更安全有效的做法,是否直接進行社區隔離呢?

港府處理郵輪事宜 比日專業

早幾天,新加坡貿工部長的錄音,除了揶揄港人搶口罩囤物資表現「低能」外,更重要地表明,獅城根本沒有能力為市民找到足夠口罩,而該國又沒有像香港般,停課及政府部門特別上班安排大力壓低社區接觸,這亦可能是其感染人數及比率較香港高的原因之一。

有研究指全球的口罩產量是每天4,000萬個。這個連供給最需要口罩的6,000萬湖北人口也不夠,遑論星洲或香港。事實上經過多星期的全球搜集,香港各界也集合不夠740萬個、供港人一天用一個的需求!所以,實事求是的做法是盡量避免近距離接觸,採取停校等積極措施,減少染病機會之餘,又能節約口罩留給前綫工作的人員。

在上周二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新加坡準備了357億港元來應對疫情,這包括每人558至1,674港元的現金劵。而這些開支會導致23年最高的赤字,等於GDP的1.5%。本港預算案也將出台,相信政府的支援會更加巨大;但可以肯定換來的,就算各方面做法也做得更好,是100%的噓聲。

早前香港處理疫船可謂清脆利落。相對於停在日本的鑽石公主號,讓感染人數大升至近700人,香港的專業及人道手法有目共睹,但只在乎簡單口號的人,誰又會想一想事實對錯呢?

想由國際都會 變回小小漁村?

沒有了國民及外國遊客及投資,國際大都會香港不能從外來機遇賺錢,只能塘水滾塘魚,740萬人服務740萬人。可惜面對「為自己美好將來而時代革命」的年輕人,是(1)缺上流力之餘更會面對愈來愈大的下行力。因為客源只有740萬,而在未來20年更有3成人口變成退休一族,消費將大減3至4成;(2)我們幾乎一切生活所需都是入口的。要付這龐大的帳,對沒有天然資源的香港,只能靠出口服務。當沒有人來港享用服務,那為了保護港元滙率不用大幅貶值,便只好「賣得幾多使幾多」節衣縮食了。

我們的未來不是可以隨便衝動決定的兒戲事情。若我們花多時間為子女張羅教育、研究強積金投資、為家人上網查找健康資訊,那我們更需要問鼓吹攬炒的人,毁港以後怎樣重拾全世界支持,得以重建一個更成功的經濟和社會。在答案出現之前,我們亦應同舟共濟、萬眾一心,不分你我,政治要求以外,也要專注實際可行的利民政策,堅決反對傷害社會及經濟的任何「好聽」口號,幫手重建家園。

面對斷崖式的萎縮,相信失業率會由1月的3.4%躍升至沙士時的8%左右,逾30萬人會失業,而財政實力較弱的中小企將首當其衝。(資料圖片)

撰文 : 林奮強 香港黃金五十創辦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