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雙城記 星最怕變「香港2.0」

評論版 2020/02/25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受控,在大陸以外,日韓的爆發最嚴重,意大利急升至第三,隨後的就是新加坡及香港。香港與新加坡素有瑜亮情結,常互相比較,但在今次疫情中,香港輿情厚星洲而薄香港,就算有新加坡政府部長嘲港人「白痴」搶廁紙,本地不少網民都傾向讚捧新加坡,以踩林鄭政府,成為今次疫情的另一風景綫。

星對華客「全面封關」 病毒仍肆虐

新加坡防疫措施受本地網民稱讚,皆因新加坡早在1月底就對中國旅客「全面封關」,是繼北韓、俄羅斯後全球第三個,對比下,香港遲遲沒封關,自惹網民質疑;另新加坡政府受讚的是全民派罩,每個家庭獲4個,林鄭政府卻要市民周街排隊撲口罩;還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電視講話甚得港人心,他對國民的驚恐展示同理心,並詳解今次病毒與沙士的不同,以及如何有效防疫,這番講話確是有人情味及起安撫作用,遠勝港府官員的冷硬言辭。

經歷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的香港輿情,對港府不信任和不斷針對,不難理解,但新加坡卻有苦自己知。或許是運氣不夠好,縱然對大陸人全面封關,病毒仍儼如無孔不入,令新加坡確診個案截至周日,已達89宗,還高於香港的74宗。而新加坡政府每戶派4個口罩,杯水車薪,李顯龍要呼籲國民珍惜口罩,沒生病就不必戴﹔該國貿工部長陳振聲在與商界的內部講話中,更直白地說,向國民派口罩只為讓大家感安心,若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出席記者會也戴口罩,每個人都戴,政府庫存一日少500萬個,他擔保新加坡醫療系統會崩潰。

至於香港人在搶米、搶廁紙之時,新加坡亦同樣發生,外媒報道坡人搶紙巾、搶糧油食品,甚至避孕套亦搶購一空,最後在李顯龍保證「有足夠商品供應」,並籲國民提防「恐懼比病毒本身更具殺傷力」,搶購潮才稍息。新加坡與香港在疫情陰霾下,都是蹣跚前行。

星部長罵港人白痴 實叫坡人醒醒

同樣惹人側目的是貿工部長陳振聲有關香港的講話,他叫國民不要「有樣學樣」(monkey see monkey do),學香港人般「白痴」(idiot)搶糧食及廁紙,「如果真的吃那麼多飯和即食麵,肯定腸胃炎」,他呼籲坡人不要讓自己變得那麼「醜怪」(disgraceful)。他看似在罵港人白痴,實際上是要警誡坡人,這因新加坡沒有香港的幸運。

陳振聲說話的核心在於:香港即使表現低能,亦不會影響其經濟地位,皆因香港背靠中國,無論如何外商仍會與香港做生意,但若新加坡方寸大亂,不夠鎮定,外人對該國就會沒信心,不敢與新加坡貿易,那病毒未殺死新加坡,新加坡已被自己的行為殺死。新加坡不能夠短視,不能只關注疫情,更要前瞻地研究疫後如何重建經濟及取得有利地位,他認為香港就不懂這樣想。

陳振聲在星洲政壇舉足輕重,人民行動黨去年初選定李顯龍接任人前,他是3個呼聲最高的候選接班人之一,對新加坡成功秘訣,以及一路走來的辛酸深有體會。新加坡政府一直覺得,該國必須比香港更努力,才能生存,皆因香港有大陸做靠山,新加坡則無。

港有中國靠山 可坐以待「幣」

香港在1997至2003年歷經禽流感、沙士重創,股市、樓價下挫5、6成,新加坡受創亦不遑多讓,但沙士後,香港靠大陸自由行,零售、旅遊急速反彈;中資企業受中央鼓勵蜂擁到港上市,撑起香港金融中心;外國企業因開拓大陸市場,又或內企要走向國際,都在香港建立橋頭堡;香港可以坐以待「幣」,不用辛苦爭取,金錢都湧向港人。

陳振聲作為貿工部長,更深知新加坡在沙士後如何打拼才有今天。新加坡政府主動到各國敲門,勸誘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為新加坡撬開一度又一度的商貿之門;亦到全球要走訪大企業,為他們度身訂造,提供各種土地、稅務、人手培訓,吸引他們到星洲設廠;利用政府基金投資,吸引外企到新加坡上市;用管理新加坡政府基金,以吸引外國金融機構到星洲設點;又用大額資助,誘使外國生物科技公司設研究基地;甚至冒着國民反對,用開賭吸引外資在星洲建賭場及附屬的主題公園、會議展覽中心,為說服國民開賭必要性,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甚至要抬出父親是病態賭徒的辛酸史,表明他對賭場之恨,但為了新加坡的未來,亦不得不贊成興建。

一小撮人白痴 足累死一個地方

陳振聲說:「只要一小撮人行為表現像白痴,就會累死新加坡,扼殺未來生意機會,所有國家都可表現得白痴,唯獨新加坡不可」,這番感慨正因新加坡的生存全靠辛苦建立的金漆招牌,金漆招牌建基在國際信任,若失去國際信任,新加坡就玩完。

新加坡政府最自豪的是,新加坡一切靠自己,它最感無奈的是,一切惟有靠自己,沒有人會幫你,他們對香港背有大陸靠山的「好命」,可說是羨慕嫉妒恨。

明白新加坡官員這種心理,才能更了解為何香港遭到反修例風波重創,企業、資金、人才由香港流向新加坡,該國成為受惠者時,李顯龍亦沒有表示高興,反而多次發聲批評香港反修例運動,認為香港示威者只是想羞辱及推翻政府,他提醒港人,香港不是一個國家,必須遵守一國兩制。此因他充分明白香港在自毁長城,香港一切都是靠大陸而來,沒有了大陸支持,它必然崩潰。

香港若崩潰,新加坡短期雖在經貿上必然受惠,但李顯龍擔心香港「反政府」病毒會傳到星洲,正如他去年10月時說,如果新加坡發生香港近期的事(街頭示威暴亂),別人對新加坡的信心會被摧毁,新加坡肯定會完蛋。李顯龍最怕的就是「今日香港,明日星洲」,新加坡變成「香港2.0」。

港反修例亂局 星恐傳染國人

現在的香港人敵視政府、用暴力反政府,在去年今日相信香港人及李顯龍都不會信,但事實卻是堅持和理非的港人恍如一夜之間變心,在反修例風波中指摘港府是暴政、警察「濫捕、濫殺」,更不反對用暴力、汽油彈攻擊政府;他們完全漠視美、加、德三地著名智庫合作的「全球人類自由指數」,早前公布的報告指香港在2019年的總排名是全球第3,勝過眾多民主政府,當中細項的香港警察可信度則在全球排第6,比加拿大、日本好,當然亦遠高於20名不入的美國。

對民意如水可急劇變幻,李顯龍是深有體會的。伴隨着2011年全球因中東苿莉花革命而吹起的反政府浪潮,一向溫馴的坡人對政府的不滿亦升溫,人民行動黨在該年大選的得票率只得60%,創新加坡獨立以來的新低。李顯龍深知香港再亂都仍有北京震攝、收拾亂局,但若新加坡政府因人民不信任而導致政治不穩,不單政經、社會受創,更可能惹來兩大鄰國馬來西亞、印尼唾涎,又或亞洲兩大霸主美國、中國插手該國,培養政治代理人,如此星洲將淪為大國戰場或附庸,這都不是它能承受的,新加坡沒有政治混亂的本錢。

群雄環伺 星沒政治混亂本錢

李顯龍在2015年大選為人民行動黨收復失地,得票率回升至70%,但這極可能是他最後一次為該黨披甲,任期結束後他將退休。由李光耀到李顯龍,李家恍如新加坡的定海神針,李家權威加上坡人較順民,維持了新加坡過去55年的穩定,該國在明年4月前必須舉行大選,李家的淡出將帶來甚麼變化?未來新加坡若有不穩,誰來壓場?

新加坡官員在評論香港反修例風波、對抗新冠疫情,都不斷強調新加坡的穩定,正因該國不能沒有穩定,退一步就可能玩完,而這個挑戰正冒出水面。

新加坡貿工部長陳振聲叫國民不要學港人般「白痴」(idiot)搶糧及廁紙,他看似在罵港人,實際上是要警誡坡人,因新加坡沒有香港的幸運。 (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