恥感

副刊版 2020/02/26

分享:

以前一聽到日本茶道即刻耍手擰頭,因一向不愛拘束儀式,後來因緣際會,跟鍾灼輝博士學日本香道,透過手工扒花,體會沉、靜、定的意境;親自體會過,才了解以前我避而遠之的花道、茶道、香道「三雅道」儀式,作用並非死板行為規範,而是一種內修心性的功夫。三雅道當然不是源自日本文化,但把它們昇華至藝術、於生活注入襌意的「道」,日本文化功不可沒。

日本文化未必屬氣勢磅礡類別,但其細緻和細膩,則不得不教人佩服,亦讓人很安心和放心。去日本旅行,試過獨自去,也試過結伴去,都很享受那種放心與安心。

而日本料理更可說是日本文化精神於日常的體現,注重食物之餘,亦重視器皿、刀法和擺盤,故日本料理在二○一三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基本的日本料理器皿有:飯碗(瓷器或陶器)、湯碗(木器、木漆器或金繪)、筷子(木製)、平皿(用途頗廣,如可盛意大利麵)、丼(比飯、湯碗稍大)、小缽(放開胃菜或醃製小菜)、角皿(放魚用)、豆皿(放醬油、葱、薑等)和置筷器(將筷子置於碗或盤上是無禮做法)。在有要求的日本餐廳,每件器皿都是藝術品,上乘的日本料理,需要懷着欣賞藝術的心情去享受,這亦是對人家文化的尊重。

可惜,在香港見過一些暴發戶,於日本料理餐廳全程搖腿、放聲高談,在幽雅箏樂背景下突然破喉大嗌:「服務員!」,不尊重人家文化之餘,亦不尊重自己文化,令全場側目。暴發不是罪,但暴發後仍不注意相格,難免犯眾憎。

文化或多或少反映該民族的特色和精神,日本文化最令我欣賞的,反不是他們的三雅道或料理,而是他們有民族「恥感」,即但凡在外地令自己國家和文化蒙羞的行為,他們都很有意識不會做。這種「恥感」,是GDP反映和量度不到的東西,但絕對是精神文明的指標。究竟這種恥感是如何培養的?這是很有趣的學術課題。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