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沙士被迫退下職場 康復者建晨運樂園助己助人

副刊版 2020/02/26

分享:

筆者跟沙士康復者蘇志強做訪問期間,無誇張的,至少被路人打斷了二十多次;正常來說理應覺好煩厭,但筆者竟感覺愉快,因打斷者個個面帶笑容,主動上前跟蘇生打招呼問好。有的知他正接受訪問,就主動搭訕:「幸好得蘇生,如果唔係我仲瞓緊床。」、「我條腰好咗好多,而家行得走得,多謝蘇生」。

大家別誤會,蘇志強不是神醫,是石硤尾主教山晨運樂園的創辦人,一手一腳把自製的健身器材搬到山上,讓街坊及長者享用,背後原因原來跟沙士有關:「沙士當年帶不走我,我很感恩,決定要幫助人,尤其在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肆虐下,更希望帶給大家正能量。」

笑容親切、面色紅潤、聲如洪鐘的蘇志強,估不到從前是沙士患者,就因這場疫症﹐他更被逼退休。跟很多50後的香港人一樣,蘇志強很早已踏入社會工作,12歲入行做五金學徒,28歲開設五金工廠成為老闆,養活4個仔女,一家六口生活無憂,屬小康之家。

但2003年沙士忽然來襲,當年4月1日這個香港人絕不會忘記的日子(淘大花園E座居民被遷往度假村隔離、張國榮墮樓身亡),也是逆轉蘇志強人生的一天。「這天叔叔跌倒被送入醫院,我起初都有猶疑去不去探他,但覺得戴口罩去應該安全,但我在醫院換口罩時忘記洗手,便不幸感染沙士。」

當時他入住隔離病房,跟家人不能見面,只能靠電話溝通。「我躺在床上很難呼吸,因為肺部已花晒,講兩句話已喘氣,我覺得離死亡很近。」後來得到醫護人員悉心的照顧,在醫院住了一個月漸康復,雖然需轉到療養院繼續休養,但當時蘇志強心情很愉快,因終可離開醫院,怎知乘救護車轉院那刻,才知身體狀況已大不如前。「當時我要踏上車的樓梯,雙腳竟然無力,一級也踏不上,最後要救護員扶着才上到。」

在療養院再住1個月,屬工作狂的他一心返回工廠繼續工作,可惜卻力不從心。「出院那天我以為可重出江湖,但由於醫治期間我吃下大劑量的藥物,記憶及視力明顯差了,全身亦有痛楚,根本無法工作下去,我當時惟有關閉廠房,在52歲那年退休了。」

蘇志強當時心情很灰,但當想起4個仍在讀書的仔女及太太,便積極起來,尋求各種的治療。「中醫、物理治療,還有各大小的健康講座,總之聽到有甚麼方法可以醫到我,我就會去試,但可惜效用還是一般。」

婆婆帶上山扭轉人生命運

蘇志強便開始以食物來安慰自己,但開心只是一陣子,過後因身體感到痛楚,心情變得很差。不過蘇志強還是會依時見醫生,醫生提議他多做運動,於是他到家居附近的球場緩步跑,但第一天便因跑姿不正確傷及筋膜,雙腿痛了3年。第二天他惟有改步行,期間遇上一位老婆婆。「我話俾她知我的情況,婆婆便提議跟她一起上山,我便決定一試。」

婆婆帶了他到太子警察遊樂會後的小山坡,街坊稱作「主教山」,要步上三百多級樓梯才到山頂,婆婆很快上到,但蘇志強就不時要休息,更行到喘氣,到達山頂後發現那裏有很多大樹,不少公公婆婆在耍太極、六通拳,是一片幽靜的小天地。後來蘇志強回到家,發覺精神很好,於是他想了又想,終於想到原因。「我相信是清新的空氣,因我傷了個肺,清新空氣對我的肺有很大幫助。」

從此,他便每天早上6時上山,風雨不改,精神愈來愈好,體力慢慢恢復。「我以前上山要休息3次,之後休息1次就可完成。」由於蘇志強仍然一周要返醫院做兩、三次物理治療,他便靈機一觸,想到如果在山上吸着新鮮空氣做治療,可能會事半功倍,於是他便開始把一、兩件的健身器材帶上山。「當時上山的路很長,由於機器太大件,不能一次過取,我就像螞蟻搬家逐件零件搬,上去後才裝嵌。還要搬水及泥土,又要取工具,都幾辛苦。」

起初蘇志強只想做一、兩件器材讓自己作健身用,但後來發覺有長者及街坊使用,於是他便陸續自製其他健身機械,前後共用上11年時間打造了這個健身的晨運樂園。4年前,蘇志強發現一些長者因年老原因不能再上山,他們更向蘇志強提出要求,希望在山腳下建一個晨運場,更願意出資。「我跟長者們說我絕不收錢,收錢我就不做,但因我一個人能力有限,我只能向他們說隨緣,不敢應承免令他們失望。」

但這要求一直藏在蘇志強的心,他心裏盤算如何做,後來他向一眾行山友談及這建議,不少人即時響應,更組成義工隊籌備工作,一起修補土地、搬器材等等,很快便打造了一個在山腳的晨運樂園,一眾長者當然喜出望外。

最近蘇志強更為樂園添置了乒乓球枱,起初只訂了3張,但後來發現供不應求,於是再訂10張,才滿足一班長者需求。「有些老人家跟我說,50年無打過乒乓波,十分回味,笑得很開心。我覺得有些機構不時派蛇齋餅糭,食得太多並不健康,不如讓老人家多運動,這不是更實際嗎?」

用人家開心掩蓋自己的傷痛

現在不少晨運客經常稱呼蘇志強做「萬能蘇」,他謙虛說自己不是萬能,只靠他一人之力絕對打做不到這個樂園,主要靠背後過百人的義工團隊一起做才成功。「大部分義工都是退休人士,其實他們仍然對社會有貢獻,有心有力。而且義工們各有專長,如泥水師傅可以做地台、裝修師傅就做一些設施的維修,大家各盡所能,十分團結。」

蘇志強無私的奉獻,來自沙士的經歷。「沙士不帶走我,我很感恩,所以希望幫助到其他人。今年疫症再出現,希望老友記多做運動,鍛練好身體,避免受感染。」

17年過後,蘇志強身體還時有痛楚,自言有時心情亦會受影響。「其實我的傷痛是永遠帶不走,但我幫助人很開心,故想以開心的事蓋過不開心的事,可以忘記痛苦。這裏的主教山救了我,令我重生,雖然曾經試過搬材料及做地台,做到十隻手指都十分痛楚,但我都要繼續做,因幫到人我自然開心,也同時醫好我的傷痛。」

其實這個樂園豈止醫好蘇志強,不少長者亦受惠,筆者採訪當天真的碰到不少老友記,有些更上前合十說多謝,蘇志強說:「有些老人家更向我鞠躬致謝,我真的受不起,只想大家健康,我就最開心了。」

作者:招美寶

責任編輯:招美寶、李越樺

蘇志強說自己今年已69歲,可能明天會忽然患上腦退化症,故要爭取時間去做好主教山晨運樂園,希望幫到長者。(被訪者提供圖片)

這部健身器最受長者歡迎,可以碌腰及碌小腿等等,蘇志強說對腰痛有紓緩作用。(湯炳強攝)

最近添置的乒乓波枱,不少長者玩得很開心。(湯炳強攝)

蘇志強笑說自己最近經常打乒乓波,弄到肩周炎,於是便用上他自己設計具回力作用的拉繩,效果十分理想。(湯炳強攝)

蘇志強說很感激這班義工團隊,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主教山樂園。(湯炳強攝)

蘇志強聽取長者的意見,在3年前打造山腳下的公園,更添上多部機器,還撑上太陽傘,讓老友記不用日曬雨淋。(湯炳強攝)

蘇志強說雖然自己因沙士被逼退休,但幸好有個很幸福的家庭,有太太(左二)及4名子女(左一)一直無微不至的照顧,又有孫兒陪伴,蘇志強感覺自己十分幸福。(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