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兼逢連夜雨

副刊版 2020/03/02

分享:

伊朗成為中國以外死於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人數最多的國家,死亡率更高逾一成三。令人擔憂的是,目前伊朗正受美國嚴峻的制裁,雖說人道主義物資、食品和藥物的進口措施獲豁免,但這些物品仍難免受制裁影響,特別在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協議後,對伊朗加強制裁政策。

讓我們細看美國制裁如何間接衝擊伊朗重要民生,包括公共健康等領域。首先美國針對石油銷售、航運和金融活動等所實施的制裁,阻止了幾家外國銀行與伊朗開展業務,令人道物資和穀物的進口,隨即出現放緩迹象。

伊朗人早已表示,盡管對醫療用品實行特殊豁免,但制裁仍在限制着救命藥或特殊藥品入口該國。年前,我在伊朗時,所接觸的伊朗家庭都會為藥物大費周章。一位伊朗孕婦皺着眉頭告訴我,醫生建議她所吃的補充劑找不到,最後辛苦地在黑市找到一瓶,卻原來過期了。其他病患者更慘。

伊朗國內沒有多少家大藥廠,而所能生產的大部分也只是基本藥品,但就最先進的藥品而言,該國嚴重依賴進口。據估計,從數量上說,能成功入口的藥品中,只佔藥物市場百分之四,較昂貴的進口藥品則約佔總價值的三分之一。

最要命的是,隨着數年前石油價格下降,出口受限,這已令伊朗深受通貨膨脹之苦,衞生和醫療服務的成本上漲,繼而影響老百姓對藥品的承受能力。現在特朗普更要全面封殺伊朗石油出口,加劇了伊朗民生問題,藥品價格亦飛漲。

在伊朗,你可隨時聽到老百姓抱怨難以獲得重要藥物,好些病患者必須去其他城鎮找尋當地藥房是否提供他們所需藥品,即使找到了,卻因價格太高而負擔不起。

屋漏兼逢連夜雨,世紀病毒殺到伊朗。今次新冠肺炎在伊朗的死亡率如此高,可能與該國在長期制裁下,令醫療停滯有關。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