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瑤承諾清潔工 每日盡量一口罩

缺裝備「左撲右撲」 屢獲市民組織捐贈

要聞版 2020/03/02

分享:

近日不時有外判清潔工透露,3、4天始能換一個口罩,甚至要洗罩重用,聞者心痛。主力承辦政府清潔的碧瑤綠色 (01397) 卻承諾,盡量「左撲右撲」到前綫每日起碼有一個。

行政總裁吳玉群慶幸,有過沙士抗疫經驗,今次員工未致不知所措,惟口罩及保護裝備突然短缺,確是最大困難。她感謝市民關注平日受忽視的清潔工,「知道姐姐的努力未必比醫護人員少。起碼她們不會說好驚,仍然一樣努力去工作,我都非常欣賞她們的精神。」

沙士後,碧瑤拿下大量新增官方外判合約做到2014年上市,眼前新冠肺炎來襲,公司暫未見到生意明顯增長,全因社會早已提高衞生要求。

吳玉群於本報電話專訪指出,清潔業和餐飲零售相比,生意不算首當其衝,「沙士時真係驚同事意識未夠受感染,今次我覺得意識好足夠」,早有訓練妥善利用防護裝備和消毒清潔劑,部門主管不時會發短訊提醒,重要指引亦做好繙譯,甚至能有專人講解給泰國、尼泊爾等非華裔員工,「裝備卻找得辛苦。」

公司農曆新年前已訂下大批口罩,詎料疫情急轉直下,各式廠商紛紛脫期,供應極緊張,只能依賴存貨維持運作,「這裏撲、那裏撲,每次(口罩)來貨都不是好大批,支持到一個禮拜到10天,又要撲第二批,所以採購部都好忙。」

高風險崗位派更多口罩

碧瑤逾6成生意來自政府,食環署和康文署尤多,她強調公司派口罩沒有上限,清潔少人寫字樓的同事盡量每天有一兩個,掃垃圾、廁所工、機艙清潔等高風險崗位會派更多,「一天需要幾多個口罩都要給他。」

因應疫情,本來每月生產180萬個口罩的懲教署,每月增產70萬個口罩派給外判清潔工,碧瑤稱有份用,但沒透露獲分多少,然而近期屢獲熱心市民及組織接洽捐贈物資。香港環保、物流及清潔從業員協會理事長林有貴認為,掃街工友每更一個口罩絕不夠,兩個亦只算「勉勉強強」,「有些外判好差,碧瑤比較嚴格,口罩、雨褸、勞工手套都好少少。」

食環署早前承認,當私人地方如出現新冠肺炎患者,或派當區外判街道清潔工入內消毒。吳玉群指截至訪問時公司沒清掃過確診場所,員工負責聯合醫院,卻沒清潔相關病房;面對突如疫情,流失和缺勤率都沒提升,「好欣賞他們好守到崗位。」

碧瑤去年上半年純利大跌近7成,至383萬元。吳玉群坦承,消毒劑、保護衣等成本皆上揚,口罩替換更是急增,但對於毛利率已跌至2.8%的清潔主業會否倒蝕,她指物資比起人力,始終「唔顯著」,全行競爭大,大家利錢從來有限。

截至1月,碧瑤共聘7,076人,遠遜15年中的逾1萬人,屬上市後低位。應對疫情時可會吃緊?吳氏強調僱員量是按手頭合約來增減,「只剩這麼少人,是現在確只需要這數字而已。」

客戶更注重公眾位消毒

她表示,政府在內所有客戶現皆更注重廁所、大堂和升降機等公眾位的消毒,「要求同事抹得勤力點、密點」,平常較次要的工序或要暫擱。至於康文署轄下博物館、體育館等悉數關閉,原來碧瑤仍要在內深層清潔,維持衞生,僅調配了小部分人手至其他工作崗位。

據吳玉群指,近日確有新舊客人致電預約深層清潔消毒,升幅卻不明顯,未及沙士時期。「我想最主要係很多(清潔)已是恒常化地做。」對方或只是僱員患上流感,才追求額外消毒保障,「因為平日我們做清潔,消毒、抹𨋢的次數,比沙士時加了好多次。」

科學界迄今未能完全確認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但碧瑤的蟲害管理生意亦沒多受惠。吳氏解釋,滅蟲業最看重日常衞生來減少蚊蟲鼠患滋生,如移除積水、勤清垃圾,有沒有疫情都要做,「不是牠來到,我才去殺掉害蟲。」

不過,吳玉群暫不敢下結論碧瑤最終所受影響。「如果大家無忘記,沙士後經濟不是太好。一連串政府的(清潔)合約,其實不一定針對疫情,也應對當時經濟環境,可能多了合約給低技術人士去做。」當時外判的工作可是從無到有,以刺激就業。「今次疫情後會否又加強,大概言之尚早,我們目前仍在努力處理疫情。」(系列五)

作者:姚沛鏞

責任編輯:賴偉雄

碧瑤行政總裁吳玉群指,口罩供應緊張,惟盡力做到每個員工每天至少一個,高風險職位更可能有幾個。(碧瑤提供照片)

碧瑤稱,員工負責地區街道清潔,故或須應食環署要求協助於確診者曾到訪的地方加強清潔。(碧瑤提供照片)

報道系列 : 疫境見真情系列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