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勒 扭曲裸體惹爭議

副刊版 2020/03/05

分享:

比克林姆年輕的席勒,得到克林姆的提攜,雖然28歲英年早逝,仍然成為奧地利表現主義畫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們都不喜歡當年約束甚多的奧地利藝術家協會,於是便掀起了一場被稱之為「維也納分離派(Vienna Secession)」的藝術運動。

雖然兩人亦師亦友,但與克林姆那裝飾性畫作相比,席勒縱使年輕卻自成一格。畫中扭曲的人物和肢體,表現力強烈。

而席勒對裸體畫亦相當迷戀,他曾說過:「藝術的色情若夠藝術,就非不道德。只有觀者以不道德的看法看時,才變成不道德。」可惜他仍然被控綁架別人女兒及教唆其淫邪。雖然綁架罪名不成立,但卻因教唆罪而被監禁3天。

沒料到經過百年,席勒的裸體畫作仍然備受爭議。「維也納現代主義2018」的宣傳海報在英國和德國遭到審查,拒絕將海報貼入地鐵站,認為有傷風化。於是維也納旅遊局在女性私處貼上標語,寫着「對不起,對100年後的今天來說,它還是太大膽。致藝術自由。」有說,這呼應了維也納分離派展覽館入口上的那句說話:「每個時代有它自己的藝術,藝術有它的自由。」

一如許多藝術家,席勒有許多戀人,2016年有套講述席勒與不同女性的電影《席勒:死神與少女》,就來自他同名作品《死神與少女》。當席勒決定與女伴Edith結婚,但又想與另一女友Wally維持情人關係,但最後Wally選擇離去,席勒便以此畫描述他們的分離。

席勒的肖像畫,許多都是痛苦、無助的受害者,有說是因為一戰令人覺得末日將至,反映自身的痛苦掙扎。在一戰結束前1個月(1918年10月),席勒懷着 6個月身孕的太太因西班牙流感去世,同樣感染了病毒的席勒3天後隨妻子離去。

沒料到天妒英才,克林姆於1918年2月感染流感去世,席勒也於8個月後因流感不治,維也納損失了兩顆畫壇巨星。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何小雲、鄺素媚

《死神與少女》:當席勒決定與女伴 Edith 結婚,但又想與另一女友 Wally 維持情人關係,但最後 Wally 選擇離去,席勒便以此畫描述他們的分離。(網上圖片)

維也納旅遊局在女性私處貼上標語,寫着「對不起,對 100 年後的今天來說,它還是太大膽。致藝術自由。」(網上圖片)

《紅衣主教與修女》有說是克林姆《吻》的反諷版,當然未免玩大了。(現藏於維也納 Leopold Museum)(網上圖片)

1918 年的維他納分離派的春季畫展,席勒重畫了自己舊作《朋友》,成為畫展的海報。他把自己放在中央,而對面空缺的座位則是他的好友兼恩師克林姆。(網上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