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恐懼惡性循環 可有解藥?

評論版 2020/03/05

分享:

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的一項特點,是我們—由政治領袖、企業家、知識分子,到市民、僱員、學生—需要面向一個不確定的未來。這種不確定性就是當代社會的特點,轉變可以來得很快,而轉向更從來就沒有甚麼保證或完全的把握。

科技帶來新問題 影響更大

曾幾何時,很多人以為科技的進步,可以幫助我們面對這個不確定的未來,透過新科技的應用,將問題逐一解決。但現實是科技的發展也為我們帶來了新的問題、挑戰,危機、威脅未有消失,而只是以新的形態表現出來,甚至種種問題又再回到我們身邊,而其規模、影響往往比較以前更為巨大,造成難以收拾的局面。

在全球化的環境底下,地區性的問題可以迅速擴散,成為跨國、跨境的議題。而今天我們所面對的處境是,流動性與擴散的速度極其快速,眾多問題迅速超越地區、國家的範圍,需要擺脫舊有主權國家的思想框框,來思考應變的方法,除了需要跨國的合作之外,還要有新的想像力—從一個更宏觀的層面來考慮問題的性質、規模、影響範圍、傳播等等。

問題難根本解決 只能「受控」

以上所講,是對當代問題的認知,但這跟解決問題沒有直接的關係。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們是誇大了當代社會解決問題的能力:很多問題其實並沒有一個根本解決的方案,而只是受到控制(換言之,未至於不停擴散),又或者已掌握得到風險的機會率,將問題納入一個「可控」(或說是可以「承擔風險責任」)的範圍之內。

這是當代資本主義社會面對問題的「問題意識」:我們不能完全防止意外的發生,但可以推算得到發生意外的機會率,再而通過保險的方式,將原來的憂慮轉化為一個風險評估的問題,而盡管風險本身依然存在,不過大家可以通過考慮和計算成本與賠償之間的關係,令心理上的緊張狀態得到放鬆。

這是過去資本主義賴以成功的一種應變的方法,問題不是完全得到解決,但卻可以把風險轉化為一種計算,看看它是否可以在承受的範圍之內。

風險評估 助緊張心理紓緩

這種將問題變為風險評估的做法,需要一般人都能夠獲取他們想要的資訊。問題的神秘化不利於進行評估與估算;愈是神秘的、不知名的、無法歸類的風險或威脅,愈難說服群眾這是可以估算的。由於未能估算,群眾轉而由直接感覺出發,回應不知名的威脅。恐懼、驚慌很容易便成為了主流的反應,而個人的情緒回應(例如到超市搶購),令「預言得以自我完成」,威脅「成真」,令大家的反應更加情緒化。

防群眾由情緒出發 令預言「實現」

要打破這個惡性循環,就只有做好消息、資訊的發送。當誰都不敢肯定怎樣做才可以完全防止感染的情況下,重要的信息是向他們解釋究竟是重症的個案較多?還是輕症才是多數?對輕症的患者來說,康復的機會有多大?所謂康復,是甚麼意思?(有何後遺症?跟其他呼吸疾病如何比較?)死亡的風險有多高?

要令群眾冷靜下來,必須提高透明度,並且把關鍵數據公開。只有這樣做才可以令他們回到「冷」的風險評估計算思維,不再由感覺來指揮他們的反應和行為。

由於群眾直接由感覺出發,回應不知名的威脅。恐懼、驚慌很容易成為主流反應,而個人的情緒回應,例如到超市搶購,令「預言得以自我完成」。(資料圖片)

撰文 :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