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大指標齊跌 法治落實須反思

評論版 2020/03/07

分享:

香港過去八個月經歷社會動盪,特首林鄭月娥曾指要「全力遏止暴力、維護法治」,但也有人批評政府處事不公,破壞法治。各方爭辯既反映社會撕裂,同時凸顯各人對法治的不同理解。

智經自2017年起,連續三年進行調查,當中參考世界正義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WJP)編訂的法治指數,以及考慮本地社會的具體情況,建構了十個層面的法治指標。

十個層面的指標被歸類為三個類別,包括「維持社會秩序及促進經濟發展」、「保障基本權利及法律制度實踐」,以及「政治及政府施政相關」。本文將探討「保障基本權利及法律制度實踐」類別,即「保障個人基本權利」、「法規可以有效執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及「司法獨立」的含義,以及受訪市民對本港落實這些指標的滿意度。

指標一:保障個人基本權利

在WJP列出的法治指標中,其中一個是「保障個人基本權利」。根據WJP解釋,「保障個人基本權利」涵蓋多個範疇,包括平等待遇和不受歧視,即人們在接受公共服務、就業、法院訴訟等方面,不會由於社經地位、性別、種族等因素,而遭受不同的對待;有效保障個人生命和安全,例如政治異見者或傳媒不會受到不合理的搜查、逮捕、拘留等。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公布的《香港年度人權狀況回顧2019》,批評本港的人權狀況迅速惡化,市民和平集會、表達及結社自由進一步被蠶食。翻查智經過去三輪的調查,「保障個人基本權利」在「最重要的法治層面」中雖均排名第五位,但認為它是最重要層面的受訪者百分比逐年增加,由2017年的10%上升至2019年的11.9%。

指標二:法規可以有效執行

第二個指標是「法規可以有效執行」,其作用是審視法規的實施和執行情況。

至於指標涵蓋的範疇,則包括勞工、環境、消費者權益等法規能否有效及公平地落實和執行;在引用及執行過程能否不因私人利益或受賄而影響等。舉例說,若有人質疑警方在缺乏理據下執法,卻得不到合理回應,便有機會影響市民對「法規可以有效執行」的評價。

在智經2019年的調查中,只有3.7%受訪者認為「法規可以有效執行」是最重要的法治層面,排在第七位。然而,值得關注的是,不論受訪者的年齡、教育程度、出生地及就業狀況,2017及2018年的調查均顯示他們對這項指標的落實狀況傾向正面,即獲5分或以上(0分為完全做不到,5分為一半半,10分為完全做到),惟最新一輪調查發現評分傾向負面。

指標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至於第三個指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智經將WJP的兩個指標——「民事司法」及「刑事司法」一併考慮。參考WJP對「民事司法」及「刑事司法」的解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意思包括司法公義應是人們易於得到和可負擔;不論任何社經背景均能擁有公正的司法制度等。

在香港,前特首曾蔭權於早年捲入收受利益醜聞,被廉政公署提出起訴,及後於2017年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他就案件提出上訴,結果終審法院裁定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和刑期。由此可見,即使被控人士曾為高官,也要經歷同等的司法程序,由法庭裁定他們有罪與否。

從智經調查可見,認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最重要法治層面的受訪者,由2017年的13.8%上升至2019年的15.3%,可見市民對這項指標頗為重視。最新一輪調查亦顯示,教育程度較高、在本港出生及較年輕的受訪者,認為這項指標的落實情況較差,評分更低於5,達到負面水平。

指標四:司法獨立

第四個指標是「司法獨立」,即本港內部的司法系統不受到本地其他機關或組織,例如立法和行政機關的干預。

香港的法律制度完善,乃建基於法治及司法獨立的精神,司法機構獨立於行政和立法機關。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本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表示,法院的工作是依法解決法律爭議,而司法獨立雖是簡單的概念,但它對於法官應如何履行憲制規定的職責,至為重要。

智經的調查顯示,受訪市民認為最重要的法治層面是「司法獨立」,在過去三輪調查均排在首位,但在落實狀況方面,受訪者的評分由2018年的5.62分,下跌至2019年的4.51分,評分由正面轉為負面。

總括而言,智經最新一輪的調查顯示,在「保障基本權利及法律制度實踐」的層面中,四個法治指標的落實狀況評分均有所下跌。當權者應作出反思,為香港長遠穩定發展謀求出路。

香港過去八個月經歷社會動盪,各方爭辯既反映撕裂,同時凸顯各人對法治的不同理解。(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