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新丁媽媽

副刊版 2020/03/09

分享:

新丁媽媽抱着初生嬰兒,拼命遏抑泫然欲泣的心情。

懷孕期間遇上社會運動,心情起伏跌宕,難以釋懷。分娩期間,又碰上世紀大瘟疫,她天天擔心自己會不幸受感染,禍及嬰兒。如今健康寶寶擁在懷裏,卻有五味雜陳的感覺,面前的世界似乎已不再在掌控之中了。

本來寧靜的家,天天都擠滿人。爸爸媽媽來了,張嘴不停的囑咐她這樣那樣:「女呀,你要忍耐多一會,要足月才能洗頭呀,你若不聽老人言,老咗受苦你就知味道!」她沒好氣反駁,其實在分娩的翌日,她已偷偷淋浴洗頭了,她才不會相信那些陳舊規矩呢!

「快啲啦,快啲飲湯啦!」奶奶也來了。她天天跑到街市買來一大堆新鮮食材,自行進佔她的廚房吩咐傭人做這樣那樣。「即使你無胃口都要飲湯呀,這個湯利奶水㗎!」奶奶表面看來是關心她,其實句句說話都刺心入肺,其實她是想說:「你唔食你嘅事,我個寶貝孫仔要喝奶㗎!」奶奶眼中就只有孫兒,她天天跑來是愈幫愈忙呀!

最令她難以接受的,是丈夫也變臉了。他下班回家,甫踏進來雙眼就盯着嬰兒瞧,一張笑臉從此再沒瞧她一眼了。她滿心納悶,也討厭自己,為何會吃自己孩子的醋,這是正常嗎?

小嬰兒剛醒來,拼命嚎啕大哭,連小小身軀也要給她還以顏色:「我不是省油的燈呀!」新丁媽媽崩潰了:「嘩—呀!」淚水奪眶而出,隱約聽見有人低聲問:「她是產後抑鬱嗎?」

撰文 : 鄧藹霖

欄名 : 會笑媽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