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油戰大震盪 中國怎自保?

評論版 2020/03/10

分享:

2020年可謂「黑天鵝年」,繼飛出中國新疫症及世界傳播兩隻大鵝後(見本欄3月2日文「日韓歐美疫情凶兆.須防觸發動盪」),近日又再飛出「石油戰」另一大鵝。這次終於引爆了大危機,對世界、中國內地及香港的影響不容忽視,對此必須有高度的危機感及緊迫感。

避險情緒急升 信用緊縮隨之來

沙特阿拉伯在與俄羅斯的「石油減產談判」破裂後,實行增產減價的搶奪市場部署,而掀起了石油戰。油價受疫情及經濟疲弱打擊,本已由年初約60美元一桶,下降三成,現因石油戰曾再挫三成,相對高位已減半,更有預測可減去三分二至20元。

疫情再加油戰,令全球市場大幅震盪,油跌金升股挫債漲。當中尤須注意兩點:

一、是已進入升軌的日圓一夜間兌美元曾升約3%至102,反映大量拆倉盤湧出。

二、是美債息屢破歷史新低,10年及30年期國債息分別跌破0.5及1厘等超低位,10年期債息更與1個月及3個月等債息形成倒掛。

上述兩點清楚顯示:投資者避險情緒急升,出現大規模「去投資化」(divestment)行動,嚴重的信用緊縮隨之而來,必將引發市場及實體經濟深度調整。其效果會逐步層層釋出。

危機比海嘯嚴重 石油戰影響巨

這次危機比金融海嘯嚴重得多。海嘯乃由金融業內的系統性風險導致,隨後衝擊經濟。今次是由環球經濟疲弱,加上非經濟因素包括疫症及油戰等促成,進而衝擊金融,風險來源更廣泛。金融系統內亦問題叢生,相比海嘯時的債務負擔更重、貨幣擴張造成的扭曲更甚,金融創新帶來的隱蔽風險更多,和資產泡沫更大等。危機爆發將促成金融深度調整;這樣的新形勢堪稱「超級完美風暴」。

顯然,探討今次危機,必先探討石油戰及疫情。石油戰影響巨大:

一是美國的油氣革命及由「入口國」轉為「出口國」的大戰略將受到沉重打擊,進而影響油氣行業及整體經濟。

歐美日海灣國受挫 全球瀕「攬炒」

二是俄國、伊朗及委內瑞拉等美國敵國亦會受沉重打擊,並影響了一批依賴資源出口的新興市場地區。

三是海灣國財政及經濟將陷困,進而衝擊貨幣與美元掛鈎及「石油美元」體系,對中東、美國及全球都有深重影響。

四是在經濟疲弱下油價急挫,將催生通縮預期,對日本歐洲等瀕臨衰退的經濟體打擊尤大。從上述可見全球正面對「攬炒」效應,但中國作為最大石油入口國,且入口佔比逾六成,至少可從油價大跌有所得益。

回頭看疫情的發展正趨失控。看來世衞總幹事的「全球大瘟疫」預警正在成真,世衞一位顧問指「全球三分二人感染」的本以為誇張陳述,亦已覺頗為實際。不少西方專家均指全球大流行無可避免:美國國防部更明言,這會在本月內發生,並按此在軍中包括海外基地作出應變部署。本港袁國勇教授的說法尤為駭人。他指「疫情不會完結」,除非到大部分人感染或特效藥物出現,而今年內仍須嚴防:夏天可能好點,到秋天又惡化,必要做的是全面封關。

小心疫情夏去秋來 死人更多

這令人想起1918年大流行的西班牙流感,事後估計全球有三分一人口(約五億人)感染,死亡人數約5,000萬,當年也是春季爆發到秋天再爆,且死人更多。

Bill Gates之前便說過,人類或正遇上「百年一見的大瘟疫」:現時離1918約為百年。相比當年,今天全球化程度更高,故傳染會更快更廣。雖然今天科技遠勝當年,卻未必有用:SARS至今還未找到特效藥及製出疫苗。如大部分人感染將要死很多人,新肺炎比一般流感死亡率高達九倍以上。此外,疫症拖足一年,其累積的社會及經濟打擊將不堪設想。

在中國,疫情除武漢外已基本消除:3日及4日兩天武漢外已未有新增確診病例,反而來了一些外來的,並累計近70宗。反觀海外,疫情在歐洲已失控,日本及美國表面看病例不多,卻都由檢測不力所致,乃巨大的「疫情計時炸彈」,還有非洲及拉美等落後地區檢測無力,乃更大的計時炸彈。

中國急務 全面封關推新基建

全球在疫情、油戰、經濟疲弱及金融風暴的夾擊下,「攬炒」幾成定局,中國或是唯一可自保的大國。但這非必然,需要急迫地做到兩點:

(一)全面封關,外人勿進,國人回來要隔離。澳門在這方面頗有遠見先走一步;先後封了韓、意、德、法、西、日等國的來客。

(二)推出至少10萬億元人民幣的「新基建」計劃,以拉動經濟保住信心,並由增強自身來抗禦湧至的滔天大浪。

這是習近平發揮「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能量之時了。

投資者避險情緒急升,出現大規模「去投資化」(divestment)行動,嚴重的信用緊縮隨之而來,必將引發市場及實體經濟深度調整。(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