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變成枷鎖

副刊版 2020/03/11

分享:

朋友的媽媽最近確診患有輕度的認知障礙,脾氣變得非常差。「媽媽一直都是一個人住,我們兄弟姊妹幾個人都掛心她,於是安排了時間表,盡量多回家陪伴她。起初其實相處挺好,但不知道是否患病的緣故,近來她對大小事情都諸多不滿,又不肯聽話服藥和做運動。」朋友帶點無奈地說。

「聽來是很煩惱的事呢!你們幾兄弟姊妹這段日子的照顧,做過了甚麼呢?可以講我知道嗎?」「其實也沒有做些甚麼,只是隔天回家買些飯菜和媽媽一起吃晚餐。不過都擔心照顧上會有些閃失,所以幫她申請了平安鐘的服務,在大廳的位置也安裝了一些監控鏡頭,而且我們丟掉不少舊物,騰空了一個房間,好準備聘用外籍家傭照顧媽媽。」

「你們以往和媽媽的關係如何?」「我們關係尚算不錯。當然大家平日都各有各忙,但每星期也會回家見一次面,一嘗媽媽的廚藝,但現在也不想媽媽太過勞累了,家庭聚會便改為帶她上酒樓。」

「看來你們幾兄弟姊妹都十分緊張媽媽,實在很孝順。不過聽來你媽媽的認知障礙情況也不算十分嚴重,你們也不要太擔心。緊張有時則亂,你們緊密的保護,有可能嚇怕了媽媽。既然都準備了那麼多的安全措施,適當地,信任一下媽媽照顧自己的能力吧。」

後來再聽朋友分享,媽媽終於向他們表露了心中的困擾。媽媽明白子女的緊張,但同時因覺得自己由一個照顧者突然變成了他們的負擔,生活似是失去自主自由,樣樣受到監管般,喘不過氣來。但她又知道子女只是關心自己,也不好意思怪責他們。困擾持續了一段日子,內心的煩躁再也按捺不住,不經意就發洩到子女身上。

即使出於好意,我們也很容易忽略了當事人的真正感受和想法。同理心提醒我們,遇到不同人和事,都要將心比己,想想自己最希望得到怎樣的對待,然後建基於理解,再一同作出最合適的行動。

(Getty Images)

撰文 : 胡麗敏 社企「眾不同 Diffability」創辦人

欄名 : 同理深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