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低視野

副刊版 2020/03/11

分享:

每年十二月,愛爾蘭某小學都不發假期作業,取而代之的,是要求學生每天做一件善事(Acts of Kindness),形式不限,只要能夠積極主動「brightens someone's day」(能令人帶來一點歡欣)便可,例如:向一位長者表達關懷或幫助、協助父母做家務、做任何善舉、為自己做點開心或值得驕傲的行為、大聲確認同學的優點或行為等,學生須用日記形式記錄自己的經歷和感受。那是很好的教育方向,因為培養一個人把眼光和關心投放在別人身上,而非只聚焦自己,並能從小處培養善良,當善良積累起來,會變成社會的集體習慣。

「教育」(Education)一詞源於拉丁語,含「引出」之義。至於引出甚麼?則每個社會文化的價值觀各異。在精神文明的國家,下一代的未來和聲音必受上一代珍而重之,而教育的重任是導引一個人的人格、品格、道德、公德、同理心、獨立思考、批判力、公民責任、社會責任、善良和視野。有這樣的教育使命,教育的方法自然着重於如何提供一個正面和鼓勵性的環境,可讓每個年輕生命都能擁抱和發揮獨一無二的個性和才能,繼而再把自己的能力延伸到予人有益的創造上。反之,教育在某些地方,若着眼點只是分數、排名、功名與利祿的話,則學生的視野也截然不同。

我們的社會已培養了一批做學問和做人分割的「精英」人士,此類人讀書可以,但甫踏出世界,或連最基本的如何做人和國際視野都不曉,這類人若坐高位,忽遭環境迫使要來一場「Acts of Kindness」的表演,必製造突兀騎呢的效果,例如:出巡民間探訪視察,永遠去錯最唔等使、最無急切性的地方;想在公眾面前顯示同理心,卻錯派金牛給非法行乞者;簡單如打個電話給市民問候以拉近距離,卻劈頭不忘強調銜頭,即時拉濶距離萬丈遠。連PR show也做得如此突兀和錯漏百出,足見有識讀書的能力,卻未必代表有識做人的智慧。一個社會若繼續盲目追求和培養高分精英,將必與世界脫軌。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