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沙士經驗望今天回饋

副刊版 2020/03/11

分享:

前一陣子醫護罷工,已退休的Pamela沒有遲疑,立即願意回醫院幫手。「我從來無後悔做護士,甚麼行業也有危險,倒垃圾的阿姐咪仲危險。」她說護士為病人打針,都很容易刺到自己,但現在防護愈來愈好,已有無針設計的針筒,可避免護士傷到自己。

「我做防癌會時,也有防感染練習,如何洗手、如何穿防護裝備都要考核,可以不合格的,可想而知,醫院要求更嚴格。」Pamela說。可惜的是,她自告奮勇「上戰場」,但因為申請兼職也搞了一星期,結果醫護人員已停止罷工,加上醫院許多非緊急服務暫停,所以她只是返了幾天工作,就不用再幫忙了。

Pamela記得當年沙士時,她工作的瑪嘉烈醫院轉了做接收沙士病人的醫院,她負責分配同事的工作。「要平衡同事的心理,最重要不要害怕,盡量關心他們,解釋清楚為何有這樣的安排。因為大家同坐一條船,就好像打仗咁,如果前綫有人倒下,就需要後勤補充。」

那時候醫院就好像一個死城,她記得有一晚放工時,搭小巴離開醫院,望見窗外,醫院兩位高層拿着湯水去探染病的同事,那一刻她很感動。「當年我自己一個人住,妹妹煲了湯叫我去飲,我也不敢,只是搭的士到她家街口,也不落車,在窗口交收。」Pamela還記得付錢給的士司機,他只叫她放在車上就成了,完全不想和她有任何接觸。

問她再回醫院工作,擔心被感染嗎?「無想過被感染,在街也可能被感染啦!而且沙士後,防感染的指引一路提升,經常要溫習審查,不會太擔心。」Pamela一畢業就已下定決心做護士,別無他想,今天說起來,她仍然對這份工作充滿熱誠。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李越樺

在瑪嘉烈醫院退休,同事又送花又買蛋糕。(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