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去做網紅? 網絡安全應審慎

評論版 2020/03/11

分享:

疫情停課期間,本地一名中學生上載自己唱rap的短片,被網民乃至藝人轉發。有調查指港童越趨想做網紅,惟此類工作伴隨不少風險,兒童需謹慎考慮,才能真正享受過程。

YouTuber不易做 97%收入低

中二男生「雞丁」一曲《武漢肺炎》一夜爆紅,至今在YouTube上已被觀看約420,000次,連藝人陳法拉都有轉載分享。該首歌改編自英語流行曲《Dynamite》,填上「唔啱音」又不失童真的粵語歌詞,再以尚未踏入青春期的歌聲唱出疫情下的心聲,被網民指極為洗腦。

停課期間,小朋友或有更多空餘時間拍片自娛自樂。事實上,港童愈來愈嚮往做YouTuber,基督教女青年會在早年一項調查顯示,傳統被視為理想的職業例如教師、醫生及律師分別只被6.6%、6.3%及3%的小五至小六學童選擇,不少男童更表示自己的理想職業是YouTuber、網紅及遊戲主播。

不少兒童都會發明星夢,數碼世代想做網紅亦不足為奇。不過,正如明星路充滿辛酸,網紅也不容易當。有過百萬訂閱者的YouTube紅人Christine Sydelko去年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做網紅並未能為她的人生帶來滿足感,更是她的焦慮與抑鬱的主要來源。另一紅人Hannah Hart表示,做網紅有助她增強自信,但年輕人一般較天真,擔心他們追名逐利的過程中被腐化,關鍵在於考慮清楚為何要做YouTuber。

若做網紅只為追名逐利,需有心理準備接受極低成功率。據德國奧芬堡應用技術大學前年公布研究指,僅最多人訂閱的頭1%YouTuber可從品牌贊助等途徑獲得可觀收入,但多達96.5%的YouTuber的廣告費收入低於美國聯邦貧窮綫(個人年收入12,140美元)。

做網紅更需謹慎言行,因為網絡上的一言一行都可留下數碼足印(digital footprint),影響個人聲譽、人際關係乃至未來求職機遇。澳洲新南威爾士教育部建議,兒童在網上留下的帖文、圖片、短片等都應注重傳遞正能量,發布前更應考慮後果,尤其是會否傷害他人,避免一時衝動釀下終生大錯。

家長指導謹言慎行 創正能量

一個極端的負面案例,或是抖音前年曾有內地女童為了「一萬個讚」直播母親去世,一度引來不少兒童爭相模仿,遭網民狠批違反倫理道德。做網紅切忌為博眼球而罔顧道德底綫,如「雞丁」透過輕鬆搞笑的方式令人在疫情中獲得快樂,則不失為好事一樁。

家長在此方面可以給予輔導與幫助,當作為一種親子活動,甚至一齊參與拍片過程,但需避免將子女的熱情化為牟利工具。YouTube兒童頻道「DaddyOFive」中一對父母為了拍下兒童的驚恐表情,故意在其面前破口大罵令其哭泣,便是最佳負面教材。

當下兒童只要有手機在手,隨時都可做YouTuber,但應事前考慮清楚自己為何要拍片,亦需言行審慎,發揮個人的正能量。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