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甚麼岔子

副刊版 2020/03/12

分享:

西方教育着重鼓勵學生突破、探索和挑戰,大方向是破除既定規範、發揮獨特性和相信無限可能,所培養的學生有個人見解,思維亦跳脫,天南地北都能搭得上嘴,言談間散發自信;反之,有些地區的教育方式是規範和控制,只容許一種模式的「好學生」——就是乖乖的、聽話的、不給老師添煩添亂,最好還能替學校拿下幾個大獎,堪稱典型模範生。

就近年流行的STEM(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教育,已見不同地方、不同教育價值觀,就有不同着眼點。西方STEM教育,着重刺激學生思考科學如何融入日常生活?如何利用科學令我們成為更好的human race(人類)和令地球變成a better place to live(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要明白STEM這個美好教育意義的原意,學生就不能只懂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的知識和才能,更要對社會問題、人文發展和普世價值有認知、感受和關心,才能真正把科學成為有益於人類的貢獻。

然而,觀察到某些亞洲社會,包括香港,STEM教育在某些學校的焦點偏差了,它彷彿已變成繼運動、音樂、美術後,另一項為個人或為學校攞獎攞威的名目。認識不少很有心的STEM老師,向我訴說教學現實的無奈。無論STEM、STEAM(加上藝術),還是其他項目也好,若社會教育方向仍着眼於分數和獎項,而忽略人格、品格、道德、公德、同理心、獨立思考、批判力、公民責任、社會責任、善良和視野培養的話,孩子長大後將難與世界其他地方的公民接軌。

細察香港,望着一班出自高等學府的高分低視野精英,我不禁問:香港一直以來的教育,究竟出了甚麼岔子?走錯了甚麼方向?竟培養出如此一班大小問題都愈搞愈腡的精英極品?而香港未來教育的前景,可能會有更多規範和控制,亦可能只有一種模式的「聽話」孩子,才會有生存空間,這是大家都心知的情況。而最諷刺的是,那些掌握未來香港教育前景的人,統統是把親兒送到外地享受西方教育的人,如此「了無牽掛」,香港未來教育寧不堪憂?﹗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