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上癮

副刊版 2020/03/12

分享:

沙特向俄羅斯宣戰,以石油做武器,把全球經濟也打翻了,看得我們膽戰心驚。其實,沙特「增產減價」這樣做有甚麼好處呢?除了要令其市場佔有率不動搖外,最重要就是要打低俄羅斯,為了要摧毁敵人連盟友美國亦大受牽連,不僅美股崩盤,頁岩油的投資亦幾乎停頓。

心中有恨,便會作出損人不利己的非理性行為。難怪早有人說,天災不及人禍,人禍源於惡念,當對惡有偏執便生「癡」,出現「嗔惡」,禍端隨後而至。只要看看印度便知,當仇恨沖天,惡意的信息透過社交媒體散播,促使普通人也可以敢傷害別人,甚至殺人。

首先,為何這麼多普通人參與暴亂?印度當代知識分子蘭地表示,這真的要多得大眾媒體的「功勞」,印度教徒受到不斷誇大的宣傳和虛假新聞打動,以為穆斯林是「強盜」而感到憤怒,他們不得不以眼還眼,但過去他們手太輕了,對穆斯林的殺戮還不夠。

特別在選舉年,媒體便各就各位,極盡煽動的能事,最壞的是暴力煽動,又或來一場抹黑對方的政治行動。蘭地指媒體一廂情願地認為,一旦選舉結束,仇恨就會自動消退,但這種情況永遠不會發生,仇恨就好像種子發芽生根。

當然,不少媒體只是為政治服務,政治領袖在播種仇恨發揮最大的作用,他們將不同的社群描繪成彼此的敵人,在群眾鬥群眾中成為得利的漁人,而那些盲目的群眾便很輕易變成政治工具。

像德里這樣的國際化大都市,本來是一個文化大熔爐,就這樣成為暴動的沃土。在印度,獨立前大多數穆斯林是農民,擁有土地和自治權,獨立後他們逐漸被迫轉為最底層的工匠或無地勞工,受到歧視。今次他們反對「公民法」修訂,只是想做個堂堂正正的印度人,卻竟然招致連番腥風血雨。恨上癮,這對我們也不無反省。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