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趁疫症當前 遏油價痛擊俄

評論版 2020/03/12

分享:

全球石油價格本周急跌,單日下挫達三成,最低曾閃見29美元一桶,是石油史上最大單日價格跌幅。原因是俄羅斯反對與OPEC油組國繼續擴大減產,上周在維也納舉行的會議不歡而散。沙特決定一拍兩散,宣布從4月1日開始停止減產,對成員國實行全面生產開放,導致全球股市大跌,油價期貨價格插水,平倉盤湧現,紐約交易所出現斷崖式賣盤,開市不到半小時就觸動熔斷機制,需要暫停半小時作冷靜期,以減輕衝擊。一時間全球金融期貨商品市場出現十級地震,人心惶惶!

石油價格拍板權 史上4階段

石油本來就是政治化身,以石油為名,操控他國為實,誰擁有油價的話語權,誰就擁有天下!石油價格的拍板權在史上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1860年到1920年代末,這段時期內石油與普通商品的定價方式相似,由市場供求關係決定。

第二階段是1928年至1973年左右,這階段由跨國「七姊妹」卡特爾(The Seven Sisters Cartel)控制全球石油市場價格,即英國石油(BP)、荷蘭皇家殼牌石油(Royal Dutch/Shell)、埃克森(Exxon)、雪弗龍(Chevron)、美孚(Mobil)、德士古(Texaco)和海灣石油公司(Gulf)。

1928年新澤西標準石油公司(即現時的埃克森)、英國石油公司和荷蘭皇家殼牌公司在蘇格蘭簽訂《阿奇納協定》(Achnacarry Agreement),後來美孚等另外四家石油公司也加入了協定,主要是劃分各自的市場地區份額及定價方式,防止同業間的惡性價格競爭,無論石油原產地來自何方,皆以墨西哥灣的離岸價格,加上從墨西哥灣到目的地的運費作為定價標準,「七姊妹」通過協定將油價長期壓制在一個低的標準,以求達到平分市場及享受了他國資源利益,肥了自己、卻損害了石油資源國的收入。

油組國對油價影響力 由盛變衰

直至石油資源國群起把石油資源國有化,石油輸出國組織(即所謂油組國OPEC)因此而生,並在1973年單方面宣布對石油有絕對定價權,不再讓七姊妹為所欲為。

第三階段是1973年到1980年代中期,這一時期的石油價格由油組國所操控,以減少不必要的價格波動,保障產油國獲得穩定收益。使石油財富從西方發達國家轉移至中東石油資源國的國庫中。油組國的成員國也由最初的5個(沙特、委內瑞拉、科威特、伊拉克、伊朗),在其後十年間卡塔爾、印尼、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及阿聯酋等相繼加入至後來的共13國。

據統計1973年油組國是西歐各國的主要石油供應者,市場佔有率為93%,至1983年已下調至63%,現在只佔45%,主要是市場已被英國北海、俄羅斯及墨西哥的原油所佔有,這大大削弱了油組國在歐洲市場的話語權。

油價跌油組國暗增產 陷惡性競爭

第四階段是由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由於中國、印度及其他新興國家的崛起,在石油需求殷切之下,油價節節上升,油組國單頭定價策略不再合時宜。到20世紀80年代後期,油組國對油價的影響力更是式微,至今天已基本喪失直接的控制能力。1985年至今,這一時期以石油現貨市場為主導,反映了真正的石油生產成本及邊際利潤與供求的關係。

2005年1月,油組國正式放棄了對石油價格的直接干預,並在其後逐漸放鬆了成員國之間的產量配額限制,但加上中東地緣政治的變化,來維持石油供應適度緊張,以操控油價。不過因為油組成員國大多依賴石油出口作為主要收入,當油價下跌時,成員國都暗中增產而不是減產,以維持收入不減,造成了惡性競爭。

現時全球四大石油現貨交易市場是在美國紐約、英國倫敦、荷蘭鹿特丹和唯一在亞洲的新加坡,皆是以美元報價,中國在上海則設立以人民幣結算的市場,以圖抗衡石油美元霸權及油價的話語權,但效果輕微。在石油業界,每天的石油期貨定價是使用美國普氏(Platts)定價系統以美元作價的。俄羅斯雖然是全球產油大國,日產高達1,100萬桶,僅次於美國及沙特之後,但有趣的是俄羅斯卻沒有油價話語權,只能隨着美國所定的油價作交收。

美頁岩油產量飈 OPEC+謀對策

美國在2010年開始,國內頁岩油產量飈升,對國際油價構成巨大壓力,油組國的風光日子不再,至2016年,油價曾下挫至30美元一桶,油組國與俄羅斯等產油國組成OPEC+聯盟,同意每日合共減產200萬桶,以穩定油價及抗衡美國的頁岩油對油價的衝擊,這局面維持了四年,而美國的油產不跌反升,已經可以去到1,400萬桶一天,還有意猶未盡之意!這升勢是OPEC+聯盟各國意料之外,而要急謀對策。

普京感減產虧了自己 肥了美國

今年因冠狀病毒流行,打擊全球用油意慾,沙特於是提出在現基礎上再每天減產150萬桶,而其中的50萬桶則是俄羅斯的減產份額,不過俄羅斯強人普京並不同意,他認為減產只是虧了自己,肥了美國,因為美國的頁岩油產量並無減少反而增加,而美國的油商是獨立個體,自負盈虧,不受人為價格監管,為此普京反而要求OPEC+讓俄國每日可增產300萬桶以作自保!因此會議未能達成共識,各持己見,沙特立即宣布全面解禁,開放產量,讓油價下跌尋底,看誰先撑不住而先倒!

這次石油博弈,從陰謀論來看,可以說是美俄沙特中國四方角力,俄國以石油出口為主要收入,而特朗普知道若要挫敗俄國,就要從油價入手,但低油價是益了中國,故此要伺機行事。現在中國是百年一遇的疫症當前,從俄羅斯進口的用油遞減,對俄羅斯造成降價又無市,就是夾擊俄羅斯的好機會!

沙特半世紀以來都是美國在中東的頭馬,像這樣的驚天大事,一定事先得到美國同意,不會即興而為。

趁中國佔不到便宜時 美下手

中國現時是全球最大石油輸入國,日用石油1,200萬桶,但完全沒有油價的話語權,不過因為近期的冠狀病毒,使石油需求每天下跌了300萬桶,所以雖然現在油價下跌,也買不下,正是「賤物鬥窮人」,得個睇字!

而中國本在2000年時與俄國簽的長期供油協議中,油價是訂在140美元左右,且有每年加價機制,不能不買!這也說明了為甚麼無論油價怎樣跌,國內的成品油價格只能高企不下,故美國選擇在此時下手,就是趁中國最佔不到便宜的時候!

石油博弈從陰謀論看,可說是美俄沙特中國四方角力。圖為沙特外長朱拜爾(左)2月與美國務卿蓬佩奧會面。(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鄺社源 高級石油工程師、久康國際控股執行董事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