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挑戰重重 高效政府失守

評論版 2020/03/12

分享:

根據2018年5月世界衞生組織(WHO)的報告《World Health Report》,日本在「醫療水平」、「接受醫療服務的難度」、「醫藥費負擔公平性」等方面,位列全球醫療體系第一名。德國的醫療系統99%的醫生擁有博士學位。當中有20名醫生獲得諾貝爾醫學獎,醫療系統與保障屬於歐洲尖端。而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發表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特區政府的「政府效率」蟬聯全球首位。

日鑽石公主號淪陷 德確診飈

香港、日本與德國的公共管理,在我們的印象上都是令人讚許的體制。但一場新冠肺炎,完全暴露了這三個公共管理體制存在嚴重問題。

日本神戶大學醫學院教授岩田健太郎登上疫船「鑽石公主號」不足一日,便以「狀況悲慘」來形容船內情況,並批評日本政府的隔離政策是「最大失策,大錯特錯」。德國近日確診數字急增,卻礙於神根公約國的關係,而未能果斷,有效地執行出入境限制,令整個醫療系統有可能被鄰國疫情拖垮。

集中說回香港,市民近月對特區政府處理疫情的手法,不滿情緒曾接近爆發邊緣。筆者反覆思量,發現所謂的高效政府,應該是在面對不可抗力的情況下,仍能遊刃有餘地處理問題,而非在未受挑戰,太平盛世時的綜合分數。否則便會一如特區政府般,在危機時陷入進退維谷的險地。

首先,香港的公務員,一直都是透過極嚴格的考核才能躋身官場,這群自詡為最優秀的隊伍,從來都是奉行一種精英管治模式。這種飛上枝頭變鳳凰的管治團隊,先天上已經與普羅市民存在極遠的距離。例如當政府眼看市民搶購口罩,只知道口罩供應不足,而不知道口罩背後的象徵意義,在於市民對政府的抗疫工作並不安心,無法達到「安民」的效果。

加上精英管治當然要「有根有據」,結果便經常出現理性有餘,同理心不足的情況,所謂「急市民所急」淪為口號。如政府以火炭駿洋邨作檢疫中心時,只考慮到管理的問題,卻不知道市民的不滿並非只來自NIMBY,而是政府動了基層市民的核心利益。

精英模式「缺氧」 引回音谷效應

其次,政權內捲化令精英管治模式陷於「缺氧」狀態。現時香港有超過500個諮詢及法定組織,他們其中一個重要職能,就是要把不同的民意帶進行政主導的政策制定過程之中,成為政策的潤滑劑與試金石。常言道:沒有反對意見的政府,與一言堂無異。但眾所周知,特區各委員會之內,獲得權力分配的能人異士,大部分的政治立場與特區政府高度一致,完美製造了回音谷效應。根本無助政府拉近與市民之間的距離,尤其在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政府現有的人才庫,在「同聲同氣」的情況下,明顯無助政府「在地內化」(即「在地化」與「內化」的結合:localization+ Internalization)思考解決方法,反而是固化了精英管治模式及對他們所制定的政策認同。

加上,在崇優主義的心魔下,這群精英經常迷信權威,例如多次研判都以世衞作政策制定標準,進一步忘了「在地內化」的重要性。相信「遠在天邊」的世衞主席譚德塞很難理解香港市民的真正需要與憂慮。

慣執行不善決策 未急民所急

最後,當然是這班管治團隊,大部分沒有受過選舉的洗禮,與市民的脈搏並不一致,不明白管治權力雖然來自中央政府,但他們每個月的薪酬,都是香港市民所繳納的稅金。肉食者鄙,亦需向香港市民負責。筆者不諱言,個別經過選舉洗禮的問責官員,明顯較掌握黎民百姓的痛點。

在制度本身自詡高效,又難以透過選舉進行自我修復與完善下,極易出現施政「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況,而市民是並無任何「獲得感」的。這一點在政府安排包機接載「鑽石公主號」郵輪港人乘客回港一事上表露無遺。政府經常掛在嘴邊的「急市民所急」口號,再一次與市民急切回港的願望相差甚遠。加上,這班管治團隊雖是精英,卻慣於執行,而不善於決策,因為並無民意透過選舉,讓他們承擔政治決定責任。

政治體制改革 反思施政思維

結果,市民看到政府在處理疫情的手法上,遠較國內省市的「等」中央指令、「靠」中央支援、「要」中央幫忙文化,還要嚴重。要知道,2月3日政府宣布關閉四個口岸,很大程度上因為國家移民管理局在2月2日率先宣布暫停赴港電子簽證,而未必是政府回應民意的決定。

所以,一場疫症的挑戰,令我們驚覺一直引以為傲的高效政府,既缺乏彈性,又與市民活在平衡時空的真相。因此,政府現時正進行深層次矛盾研究,必須包括政治體制改革,當中除了民主選舉以外,肯定就是行政團隊的施政思維與能力了!

(作者為港台《政壇新秀訓練班》及美國三藩市灣區新城電台《東南西北風》節目主持。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一場新冠肺炎疫症,令我們驚覺一直引以為傲的高效政府,既缺乏彈性,又與市民活在平衡時空。(資料圖片)

撰文 : 葉振東 資深政評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