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安全立法 內地呼聲日高

評.析.天下版 2020/03/14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已成大流行病在全球性蔓延。繼中國人大常委會提出修改《野生動物保護法》,強化野生動物的保護和管理後,近日對生物安全立法關注度也在提高,各方提出不少建言,其中中國「綠發會」提出,不僅要立法,還應設立專門的國家機構國家生物安全機制,設立國家生物與科學倫理委員會等。

倡設國家生物安全機制

在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發作後,人們發現從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都被認定與不當或緊密接觸野生動物有關。中國全國人大會議已經推遲召開,但人大常委會作出了關於野生動物保護的決定,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在這一決定之外,人大也提出要修改《野生動物保護法》。

其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也提出,要從保護人民健康、保障國家安全、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系統規劃國家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系建設,全面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要盡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構建國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制度保障體系。

所謂生物安全,是指與生物有關的因子對國家社會、經濟、公共健康與生態環境所產生的危害或潛在風險,是國家和民族安全的重要內容。中國在成為《生物多樣性公約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的締約國後,就決定要將其國際承諾,轉化為國內法律法規,既履行國際法律義務,又更好地保護自己的生物安全。

在加緊立法起草下,《生物安全法(草案)》去年10月已首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這份草案共計7章75條,包括了生物安全領域主要問題,重點保護中國生物資源安全,促進和保障生物技術發展,防範和禁止利用生物及生物技術侵害國家安全。同時影響和侵害生物安全的行為和事件,確定相應責任和處罰規定。

中央到民間 不乏新思考

從去年10月到今年3月,時間不到半年,但因武漢爆發這麼大一場瘟疫,波及到全中國和全世界,其間除了直接想到野生動物保護之外,也令生物安全面對新問題,帶來危機感。於是從中央層面到民間機構,對生物安全的立法,有了不少新的思考,增加立法草案覆蓋的內容,增加更多的條文,作出更細的規管,成為主流聲音。

在立法之外,不同機構對生物安全立法之外缺些甚麼,應做些甚麼,也有不少建議,最新的建議,就是中國「綠發會」提出,在生物安全立法中,要注重風險防控原則,由之確立風險預防、全過程控制、公眾參與、損害擔責的基本原則。在立法之外,則應建立生物安全的決策機構,設立國家生物與科學倫理委員會。中國「綠發會」全名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是中國目前最大的環保組織之一。

撰文 : 朗然

欄名 : 國情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