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的總會過去

副刊版 2020/03/16

分享:

她坐在辦公室一臉呆愕,千頭萬緒在腦中來回穿梭。未來兩個月的日程表幾乎空白一片,所有商務活動都取消了,公司能熬下去嗎?

母親的健康每況愈下,但長期病患長者於疫情中屬高危人士,就連覆診期也改了又改不敢出門,若出岔子那怎辦?患輕微糖尿病的丈夫也應格外留神,惟其態度散漫不太合作。還有女兒,真令她擔心……

她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電顯示是家中女傭,難道家裏發生了大事?嚇得她心臟怦怦跳個不停。「太太,老太鬧脾氣,佢話一定要找到你,請你跟她講啦!」女傭氣急敗壞地報告。

「媽,我忙上班,甚麼事?」「你哋唔好夾埋嚟呃我,你究竟係咪喺醫院隔離病房?你係咪快死啦!」媽媽的腦袋愈來愈渾沌了,精神狀態亦更形惡化。「媽,今朝我和你一起吃早餐,我非常健康,怎會無端端入隔離病房?」她花了一番唇舌才勉強把母親安撫過來,有點筋疲力竭。

料不到手機又隨即響起,今次是女兒。這個女孩比任何人都敏感懂事,近日經常會找着媽媽,是因為耽在家發悶嗎?「媽,你幾時返嚟?」「放工就即刻返。」「你要應承不會周圍走,要即刻返嚟,知道嗎?」女兒的聲音有點顫抖。

她放下電話,心頭不禁一酸,眼淚徐徐淌下。八歲女兒昨晚又無故尿床,醒來時緊抱着她驚叫:「我發夢見到你和爸爸染了病毒快要死啦!」

世紀瘟疫帶來的恐懼,何時才能消卻?她的生活何時才能回復正軌?她沒有絲毫頭緒。

撰文 : 鄧藹霖

欄名 : 會笑媽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