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逃生死戰》 暴力包裝社會諷喻

副刊版 2020/03/16

分享:

12個來自美國不同州份的陌生人,竟被6名富豪精英捉去一個神秘地方進行大逃殺遊戲。《獵逃生死戰》(The Hunt)最初大玩血腥殺戮,非常暴力,但愈睇愈懸疑,最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個變態遊戲竟然和網上充斥的陰謀論、都市傳說有關。

《獵逃生死戰》講述12個互不相識的美國人在野外醒來後,發現自己身處一個神秘地方,在他們互相想探問發生甚麼事時,隨即有一批槍械武器在他們眼前出現,各人雖然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本能反應就是衝去選槍械作自衛。然後冷不提防獵人已連珠炮發射出槍彈,有人迅即被轟掉腦袋,有人逃跑得快,卻跌入獵人設下的陷阱,被炸得粉身碎骨。

大玩政治正確

隨着故事發展,被獵殺的人慌忙逃生,但始終他們在明、獵人在暗,而且陷阱處處,結果他們逐一倒下。過程中,人與人之間互不信任、互相試探,充滿懸疑感。究竟他們為何被當作獵物般殘殺?獵殺遊戲背後又所為何事?那6位變態獵人又是何許人?

這部在美國引起爭議的電影是《訪.嚇》(Get Out)、《國定殺戮日》(The Purge)系列監製Jason Blum新作,由拍過HBO劇《被留下的人》(The Leftovers)的導演Craig Zobel執導,編劇則是曾創作《被留下的人》及《保衛奇俠》(Watchmen)的Damon Lindelof及Nick Cuse。

Damon Lindelof本人舊作計有美劇《迷》(Lost)及科幻驚慄電影《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可想而知,本片並不是單純販賣槍戰及殺得血肉模糊的感官刺激,相反是刻意地「掛羊頭賣狗肉」,暴力只是包裝,懸疑、社會諷喻才是重點。

事實是戲中被獵殺的對象,由打扮到他們對社會議題的見解,都跟特朗普支持者十分相近。而一班獵人就衣着光鮮,而且對於氣候變化、女性平權、難民等議題相當關注,他們是被視為社會精英的一群。

把陰謀論變成現實

兩位編劇說此戲的構思是受到特朗普當選總統後,美國左右派嚴重分歧的政治氣氛啟發。網上充斥着各式的陰謀論,令兩人忽發奇想:若有人連最極端的陰謀論都信以為真,並將之瘋傳,令被誣衊一方受害,他們會否把都市傳說變成真實作為大報復?

編劇們坦言,主要參考了1932年有關把人當作獵殺遊戲對象的電影《The Most Dangerous Game》的模式,再混合左右派意識形態強烈的分歧,演變成這部充滿黑色幽默、社會諷刺及動作暴力元素的類型電影。

勇武女子成焦點

本片打鬥連場,許多人物出場不久很快就被殘殺,多場戲的設計充滿黑色荒謬感,務求令觀眾措手不及。雖然本片在跟強調政治正確的人開玩笑,但到頭來,編劇也刻意打破成規,把壓軸動作戲交給兩位女演員發揮。是否支持民主派的人,一定是情操高尚的知識分子?特朗普鐵粉一定是鄉巴佬?編劇想說的是,判斷人時大家還是不要太過先入為主。

﹏﹏﹏﹏﹏﹏﹏﹏﹏﹏﹏﹏﹏

《獵逃生死戰》

上映日期:3月19日

片長:90分鐘

級別:IIB

院綫:待定

作者:胡慧雯

責任編輯:鄺素媚

Betty Gilpin飾演的神秘女子Crystal,是 12 名獵物中最擅長運用武器。

12個陌生人無端被捉到一個神秘地方,成為一群富豪貴族的獵殺對象。

戲中的神秘獵局設下不少圈套,身處其中,任何人都不可以相信。

女性對戰是本片的特色之一。

奧斯卡影后希拉莉詩韻在片中飾演社會精英階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