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性離婚

副刊版 2020/03/17

分享:

那些疫後最想做甚麼的調查中,除了旅遊、聚餐、行山外,有一項是最惹熱議的,就是:馬上離婚!

本以為是網民的自娛玩笑,可是當政府部門紛紛開工後,看一下上海民政局的預約數據,排隊結婚,可翌日辦理,無人同你爭。想離婚?則要排到四月中。不僅上海,多個城市的離婚辦理排期,都要半個月至一個月不等。方才發現,在未有報復性消費之前,先有的是報復性離婚。

簡單理解,當然和之前停工積壓了好多case有關,而疫情間個多月的日夜相處,把積壓的感情和家庭問題浮面,決心來個解決相信才是最大原動力。另外是,好多夫妻結婚後都未試過這麼長時間二人生活,就算之前問題不大,在長期「實戰」的過程中,才發現到兩人的分歧。

有個太太的理由深得其他婦女支持:「以為平日老公需上班,所以不帶孩子,原來他就算不上班,也是不帶孩子的!」看來疫情把中國家庭提早推入日本老年退休後離婚潮中。

不過,故事還有另一面,相比起來,結婚率偏低可能才是重點。除了疫情作為一次考驗,大大刺激起每個人重新去考慮人生鋪排,令結婚的衝動被延後。但還有個更實際的解釋,現在結婚可不划算了,由於疫情影響,不能聚眾,那意味一整套因結婚而來的產業及收入系統都不能運作了。最明顯是不能擺喜酒,不僅酒家酒店不一定開,就算開,賓客也不一定來,那即是不能賺紅包錢(現上海出席婚宴,一般人情是人頭一千元人民幣)。再就算真的擺得成,經濟環境差,大家出手亦有所顧忌。這對於不少以結婚擺酒作為幫補收入的新人而言,並沒好處,如果不是必定要結的話,大家都希望市道環境好些再說。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