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澇保收

副刊版 2020/03/18

分享:

自從中國轉攻防禦海外反輸入病毒後,立即熱議的問題即變為:中國內地已到海外的人,特別是留學生,他們該回國嗎?

上海的感染病專家KOL張文宏(之前以鼓勵黨員先上前綫聞名)作出了這個提醒:「不管回不回,你要考慮兩個問題,第一疫情要多長時間?回來是不是決定再也不回去了?如果疫情要延緩半年呢?你讀書工作都不要了?第二如果不回來待在那裏怎麼辦?」沒有明確說「該不該」,可大概都讀得出潛在意思。

事實上,在海外華人圈,正出現「旱澇保收」的道德責難。意即責罵一些已在海外的中國人,中國有困難時,他們就跑到外國,反之,在外國遇上疫情,他們又跑回中國。當中還有些案例,是在外國得不到治療,轉而隱瞞病情,希望回到中國可得救。

因中國人輸出的全球化,在紐約有一個新形成的中國留學生圈子,他們的日記可看到疫情的嚴重性。紐約大學的宿舍要趕人走了,學生要搬到親友家或自找地方。MOMA等博物館暫時關閉,廁紙四卷紙賣八美元,點心愛好者總會去的金豐都暫時關門。連紐約都近乎要停擺,真是打到世界中心了。

對年輕學生而言,回中國該不屬主流首選,因為不知回了中國後是否還有機會出來,之後的出境簽證或會麻煩。後生仔也較易適應不同的突發情況,最多真正閉關和簡單飲食,先在外國呆着。

較大問題是舉家移過來發展,上有老下有少的,是個艱難的抉擇。那意味要考慮放棄事業、居留身份,但年老年幼者的健康又確實值得擔心,又難以只叫父母子女返中國。近十年是中國人全球化的新時代,跟過往的走難或移民不一樣,他們建立了新的海外中國生活圈,這個圈有可能會被疫情改變。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