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定生死

副刊版 2020/03/19

分享:

廖醫生快步離開ICU(特別護理病房),到了更衣室已急不及待把保護衣物拋進廢物袋,正想拿下臉上的N95口罩時,卻發現橡筋跟頭髮糾纏一起,一怒之下,猛力把口罩拉下,再一拳重重地打在牆上。

廖醫生剛剛作出了極困難的決定。五十八歲中年從意大利回港後三天,便開始發燒,並證實染上新冠肺炎,入院不出兩天,雙肺已如飄雪般飛花,血氧量降至76%,現今唯一能救他性命的,是插喉以人工呼吸器輔助,盼望買到時間讓自身抵抗力跟病毒搏鬥。若在其他日子,廖醫生會不假思量便去拯救這病人,但今天的ICU卻有人滿之患,就是為他插喉後也沒有空餘呼吸器可使用,總不能長時間靠人手呼吸,亦不能停止任何一位病人的使用權。

當然,這只是個虛構故事。

在香港,廖醫生可以先救病人再轉送其他醫院。然而,類同故事卻真實地在世界各地上演,意大利確診總個案達31,506人,有2,503人離世(據意大利衞生部三月十七日公布),死亡率近百分之八。太平盛世的普通科醫院,只有數部到十數部呼吸器供病危病人使用,疫症來臨時必定供不應求;在這困難情況下,醫生便要痛苦地決定誰人會得到獲救機會,普通會以年齡作分水嶺,另外,還會審視有否其他長期病,如心臟病、糖尿病等。但要明白,指引歸指引,當活生生病人辛苦地呼吸卻得不到救治時,那份傷痛不會因年紀而消減。

誰來定生死?絕不希望這是醫生的責任。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0/05/29
紀念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