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同理心 遏網絡欺凌勝監管

評論版 2020/03/19

分享:

抖音近日被外媒質疑刻意限制相貌不佳、或看似貧困的用戶短片流量,惹來不少爭議。本港逾3成學童曾遭網絡欺凌,除了監管網絡又應如何應對?

針對群體限制短片 惹歧視指控

抖音去年12月承認限制特定影片展示的地區和範圍,受影響的除殘疾人士,甚至包括性小眾及肥胖人士。抖音當時表示,這類措施是為保護容易受到欺凌的用戶。調查報道媒體《攔截》(The Intercept)質疑此類措施至今仍然存在,其本周公布的文件顯示抖音要求管理員禁止某類短片上頭版,包括用戶「體形不正常」(包括矮小症患者)、「太胖或太瘦」、「容貌醜陋或有缺陷」、或「身處破舊環境」。

打擊網絡欺凌被視為社媒一大社會責任,在部分國家更是法律義務。澳洲在2015年成立網絡安全委員會(esafety commissioner),審視被舉報但未被社媒屏蔽的網絡資訊,若決定有關資訊需要被移除,則科企有責在限時內執行,否則面臨罰款。

這種做法頗具爭議。為保護容易被欺凌的群體而限制他們所拍的短片,無疑會惹來歧視的指控;而監管網絡信息亦難免會有「老大哥」之嫌,該項措施未推出前已有當地媒體質疑審查網絡內容,因聯合國早在2011年已將上網定義為基本人權。

本港兒童不少都深受網絡欺凌之害。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教授陳高凌及其團隊,前年公布一項關於本地中學生對網絡欺凌取態的報告,發現有31.4%曾在未經同意下,被人上載自己照片或影片,12.5%得知被「起底」後曾經歷嚴重至非常嚴重抑鬱。香港遊樂場協會2016年一項調查亦發現,多達68%曾欺凌他人(最常見為起底、騷擾及罵戰),但有61.4%稱曾在網上欺凌他人的同時,亦遭人欺凌。

旁觀者不做幫兇 遏止第一步

發起欺凌的總是一小撮人,更多人則是因為跟風才淪為欺凌者,但旁觀者其實是對抗網絡欺凌的關鍵角色。Facebook現時設有資訊平台Bullying Prevention Hub,為師生與家長提供反網絡欺凌的資源,讓他們學會如何辨識及阻止網絡欺凌,以及在欺凌發生後如何支援受害者。

芬蘭一個名為KiVa的反欺凌計劃則透過讓學生進行角色扮演推廣同理心,更循電腦模擬情景讓學生反思如何介入欺凌事件。

本港青年協會媒體素養教育網建議,旁觀者目睹網絡欺凌後,不要轉發有關信息,並應主動檢舉欺凌資訊,及多關心陪伴受害人。不做幫兇落井下石,已是打擊網絡欺凌的第一步。

專家建議旁觀者目睹網絡欺凌後,不要轉發有關信息,不要成為幫兇。圖為遭受網絡欺凌的受害人現身說法。(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