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神傷的結業潮

副刊版 2020/03/20

分享:

守在家裏久了,這天決定出外跑跑。與兒子相約,先在他公司樓下會合,年輕人說要帶媽媽到中環吃一個優質漢堡包。

誰知甫見面,計劃就有變。「媽,中環那間原來已結業了。不打緊,我們去灣仔吧,分店仍有營業。」

未幾,我們到達「The Butchers Club」,店裏只有一位客人,兩母子儼如包場吃漢堡包。這家的出品果然出色,但牛肉臊味較濃,有人未必喜歡,我們卻愛死了。

區區一個漢堡包,又怎夠填滿一個年輕人的胃?我們決定繼續覓食,年輕人有多個提議任我挑選,媽媽樂於不再需要動腦筋拿主意了,就隨他走吧!

年輕人興致勃勃把我帶到船街,他說有間新派店食物很棒。誰知餐廳門外卻貼上告示,餐廳暫停營業,直至另行通知,並請顧客移步往街頭的另一間姊妹店。甫踏進那間店裏,氣氛有點詭譎,何解餐牌上幾乎全部食物都被劃掉,只剩下三數項?「對不起,今天是我們的last day。」

年輕人一臉苦澀:「媽,我好難過。」一小時內,親證三間店舖的衰落,怎叫人不欷歔?這是世界性的災難吧,看來無人能倖免。

最後,我們走到軒尼詩道一座商廈三十樓的意大利餐廳Pirata。女侍應熱誠地迎上,先替我們探熱,然後慣性的吐出一句話:「請問有沒有訂位?」既諷刺又神傷,我們似乎是這晚唯一的客人了,這發問還有意義嗎?

撰文 : 鄧藹霖

欄名 : 會笑媽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