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惡果

副刊版 2020/03/20

分享:

前天(三月十八日),網上及群組瘋傳一段長三十多秒的短片,一個戴上口罩、身形高大的外籍男人站在港鐵車廂的車門,四處張望,形迹鬼祟,趁車廂內的乘客沒留意他,偷偷拉開口罩,把手指放入口中舔,然後將手指上的口水抹在車廂的扶手柱上。短片一出,即時惹罵,指行為變態、缺公德,當然有更難聽的。

不消幾小時,網民便鎖定他的面書,他亦知闖禍,馬上刪除面書,網民順藤摸瓜,搜尋到其妻的面書,公開了他的身份,據悉是唸經濟出身,從事金融行業,教育程度這麼高,卻做出這種令人噁心行為。真的,教育高低與人品是無關的。身份暴露後,他一度否認是片中主角,指認錯人。之後,他又在網上放短片的下集,片中他從褲袋掏出搓手液,先搓手,然後清潔扶手柱。原來他不是被偷拍,是他自導自演,由友人拍攝,片尾還聽到女人的笑聲。當晚,他在面書以中英對照,為他的行為公開向全港市民道歉,並稱輕視了當下疫情的嚴重性,拍的惡搞短片只是私下發給幾位朋友,他現在明白不應該拿一個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來開玩笑實屬不當。並指在拍攝短片的前後,他有用酒精消毒液潔淨雙手,拍攝完畢後也有用酒精消毒液抹淨扶手柱,並稱較早前已致電香港警方及港鐵公司解釋拍攝該段影片的原由。

沒想到一個有家庭有事業的成人會如斯無聊,警覺性低。他自辯是為了開玩笑,實在不知道笑點何在?反而捱了一身罵和詛咒,連叫做黑色笑話(black joke)也沒資格。他可有想過家人、同事、朋友、客戶會怎樣看他?他說短片只供幾個朋友分享?可知道在網絡世界怎會有秘密?他的朋友不是有心陷害他,可能也覺得「好好笑」,開心share,公諸同好,結果捱轟的是他。怪誰?

撰文 : 查小欣

欄名 : 香檳繽紛fun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