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沙較勁美國在後 油價長綫回45美元

評論版 2020/03/20

分享:

本月俄羅斯與沙特因石油減產保價問題,鬧得雙方拂袖而去,市場怕石油「頂爛市」而引發油價單日下挫三成,使全球金融市場大幅波動,股市大跌!

俄沙較勁,沙特是美國的中東「頭馬」,事前肯定得到白宮認可,聯手制俄。但世界石油供求格局、俄沙雙方經濟實力及各方背後目的分析,卻為事態發展透視了方向。

沙特石油成本10美元 俄國約45

先由世界石油供求說起。現時全球每日石油需求大約9,600萬桶,俄羅斯日產可高達1,100萬桶,自用350萬桶,其餘750萬桶出口。油組國日產2,800萬桶,其中沙特1,000萬桶,自用300萬桶。中國現時取代美日成為全球最大用油國,每天消耗1,200萬桶,但自身油田已老化乾竭,去盡只能每天生產400萬桶(但業界對這數字的真實性有保留,因20年來不大可能無變動),其餘800萬桶需向外採購,其中130萬桶經海路來自沙特,170萬桶經管道來自俄羅斯,為最大供應來源。

沙特油田以巨大見稱,油儲2,100億桶,就算以每日1,000萬桶開採,還可開採至下世紀,故沙特油價成本最平,大約只是10美元一桶,但要注意沙特油田大部分由美國公司操作及受美軍保護,沙特實質上只是地主及大股東而已。

相對而言,俄羅斯油田多在杳無人煙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開採條件艱苦而主要用美國技術及器材,運輸成本高昂,主要市場是中國及亞洲和北歐,故俄國石油成本大約是45美元一桶。不過俄國石油儲量按美國地質勘探局估算高達1,160億桶,天然氣更佔全球三成,可說底子豐厚,而「能源牌」更是強人普京的「兵器」。

俄國受美制裁 幣值大縮水

在經濟方面,俄國自2005年因入侵烏克蘭受美國制裁至今,盧布大幅貶值,滙率由前蘇聯1989年解體前的1美元兌0.97盧布,經無數次貶值在30年間貶值至原來的11萬份之一!全國人民及國庫財富被沖洗得一乾二淨!與前度石油富國伊朗貨幣里拉,在40年間兌美元貶值至原來12萬份之一,可謂難兄難弟!美元霸權的核爆殺傷力,由此可見!

故此,俄國除軍事及石油外,可謂百廢待興,而強人普京在位20多年,其勵精圖治有目共睹,雖修憲以圖永續,但已是年屆67歲,離退位日子不遠,但繼位人選卻是最高蘇維埃(Supreme Soviet of the Soviet Union)黨內的最大問題,至今難以定案。

俄羅斯現有國家主權財富基金(Russian National Wealth Fund)只有1,250億美元,而要與美國在軍事及太空上抗衡爭霸,已捉襟見肘,油價跌至30美元,估計俄羅斯每日會損失2億美元收入,與沙特鬥平賣油,又可捱多久?

沙特皇室悶聲發財 俄捉襟見肘

相比下,沙特主權財富基金(Saudi Arabia Sovereign Wealth Fund)有3,200億美元,且已作出投資部署:沙特皇室在2016年4月制定「石油後」(Post Oil)長遠國策,公布「沙特願景2030年計劃」(Saudi Arabia Vision 2030),主要內容有17項,基本覆蓋國力、民生、社會及財富分布方面,並預算投入250億美元推動。

雖然沙特常說國內全民福利開支浩大,而媒體分析更說沙特需要80美元的高油價去支撑開支,否則面臨破產!但以筆者在中東的工作體驗,對此並不認同。

沙特人口只有3,500萬(其中四分之一是油田外勞),且出生率近年有急劇下降趨勢,以多年的平均油價60美元一桶來算,日產1,000萬桶就是每天收益6億美元,半世紀以來賺了多少及人均分配多少有數得計。

查實沙特這個專制封建皇朝,說白了就是一個皇權家族企業,目前有王子1.5萬人,公主人數相若,都是特權階級及石油利益持份者,有理由相信,這些家族控制國家大部分財富,且收藏於海外的戶口也從不張揚炫富,是真正悶聲發大財一族,外人無法得知其總體資產數目,但可肯定的是全球首富一族也會相形見絀:發覺自己持有的只是他們的「零頭」矣!故俄國要與沙特「鬥燒錢」的話,高低立見。

普京圖以低油價淘汰美國頁岩油,令其破產出局,進而爭取石油定價的話語權,甚至要進一步挑戰美元霸權地位!不過油組國在80年代也曾試過增產降價,以圖遏抑上升的英國北海油田產量,但都徒勞無功,反而誤中副車,大傷前蘇聯的石油收入,引致蘇軍要從阿富汗倉皇敗走,蘇共總書記哥巴卓夫(Gorbachev)更被迫出來收拾殘局,其後導致蘇聯解體。

普京圖遏美岩油 惟恐歷史重演

似乎歷史又再重演,而美俄沙特三位主角的角色並沒有改變!這次是普京自烏克蘭事件後,又一次把自己及俄羅斯政治前途押上賭桌。沙特削價自殘,其目的就是要迫俄羅斯「埋枱就範」及向全球展示「誰是石油大佬?」,而這也是美國通過沙特展示給普京看:油價的話語權在美國!有油價話語權,才能有美元霸權地位!

近年,美國頁岩油開採成本及技術已大有改善,只要美國政府在稅收上給予空間,就更有競爭力,不會因沙特減價或俄羅斯的阻撓而停滯,這有如油價起伏無辦法制止電動車的發展。

但筆者認為低油價不可能長期維持,因為現時全球石油有三成是從海上來的,平均成本70美元一桶甚至更高,而全球石油每天的用量緩衝(Buffer)只有約100萬桶,假如低油價令海上石油停產而供應中斷,全球石油就會立即供不應求而出現油荒,令油價急升!

海上油成本高 停產勢托油價

退一萬步,假若全球石油需求跌至6,500萬桶一天而不需海上油產,這將是返回1988年的水平,全球經濟倒退32年,中國30年來經濟成果打回原形!但這似乎不可能發生。

沙特揚言增產至1,230萬桶一天去「清洗市場」,而阿聯酋則稱可每日增產100萬桶和俄國鬥平,俄方代表則改口說「談判大門依然開着」,並期望在6月雙方再開會達成共識。沙特石油部長則回應:如無誠意就毋須「再傾」,實行非誠勿擾!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與沙特王儲通電話,內容不作公開,可以肯定的就是「加辣」,因為他一反常態並沒有致電「老友」普京,反而下令能源局趁低吸納沙特油托市!而聯儲局突然减息一厘及再次動用量化寬鬆救市,更紓緩了頁岩油商的財務壓力來作持久戰。

美減息量寬 紓美岩油商壓力

至於這次低油價能維持多久?按油價歷史走向,油價最終會在一兩年內返回45至55美元一桶徘徊,否則俄國會出現動盪,「柏林圍牆」一幕將再次上演,全球政治大執位!回看油價在過去150年中的歷史,本來就是大上大落,不足為怪,筆者在這行業的最前綫45年,經歷過6次的石油危機,見證了「富貴險中求」這一句老話。因為多次事後證明,這都是投資及投機的最好機會!

按油價歷史走向,油價最終會在一兩年內返回45至55美元一桶徘徊。(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鄺社源 高級石油工程師、久康國際控股執行董事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