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普拉托

副刊版 2020/03/23

分享:

意大利疫情爆發得那麼驚人,確是出乎意料,連繫到溫州也是中國主要疫區一事,很難不把兩者扯上關係。佛羅倫斯附近的普拉托,是溫州移民的聚居地,官方數字是人口大約二十萬,當中兩萬多是中國人。非官方數據,二十二萬,中國人佔五萬,因為很多是黑市移民,他們更不可能滙報各種行蹤及健康狀況。就算不太跟意大利人接觸,但過年時人口流動無得避。

去到普拉托,一城兩面,舊城牆分隔開,意大利人主要住在老城區,城外新區,橫街直巷,一點不是常見的廣場水池咖啡店景象,而是小馬路兩旁擠滿小店、雜貨舖、餐廳。遇大日子有不少橫額懸掛,寫着「意大利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普拉托華人聯誼會」、「歐洲青年華人企業家協會」,城中華人八成是溫州人。

問過一位在意大利多年的溫州老闆,皮具、鞋業,是他們鄉里起家之路。他們九十年代過去,主要接住當時由法國二次移民過去的族人生計。溫州人海外經商史,都成了神話一樣流傳,主要因為宗族兄弟關係特別好,一個人過埠,之後串連成村人。一個人小本投資一行業,會引來眾兄弟各人注資。

但在海外生存,講鄉里共同體其實人人皆是,最受用的,根據我訪問那些海外華人老闆們的綜合之道,只有是勤勞,而無不良嗜好。溫州老闆說,意大利人最怕他們甚麼?就是你間舖二十四小時開業,工廠則一日做十二小時起碼。

普拉托的溫州人,看來不需適應意大利生活,他們有自己的中國飛地式生活。每朝早晨,大媽會去跳廣場舞,喝咖啡是聚到家中喝,看央視新聞聯播,照用微信和國內親友溝通。當然也有受意大利影響的,溫州老闆後來回到中國,開了間餐廳叫La Dolce Vita。

註:飛地即指在某個地理區劃境內,有一塊隸屬於他地的區域。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