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病毒外交戰 港亦成戰場

評論版 2020/03/23

分享:

美國疫情大爆發,累積確診個案超26,000宗,急衝上全球第3。中美因疫情而演生的外交戰亦急升溫,美國總統特朗普為將防疫失敗這「黑鑊」甩給中國,近日不斷用「中國病毒」形容新冠肺炎。中國對此狠批,更出現互相驅逐對方記者的行為,背後是中國對美國不再容忍,無論有關疫情抑或香港問題,都採取反擊美國行動。

特「中國病毒」說 絕非口水戰

如何稱呼今次新冠病毒?世界衞生組織2月11日將之命名為「COVID-19」(即Coronavirus Disease 20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中國則稱「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國傳統智慧十分重視名稱,孔子說過「必也正名乎」,民間俗語亦有「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在國際政治中,名字就是政治。

國與國之間交往,則不能亂用標籤,因外交無小事,每句說話、每個用詞都代表一國態度。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自中國爆發疫情後,將「武漢病毒」或「武漢冠狀病毒」掛在口邊,如此輕蔑中國,一是他的外交無知,一是他有意攻擊中國。畢竟他負責全球最大強國外交已有兩年,當然不會犯無知的低級錯誤,而是刻意貶抑和挑釁中國。當特朗普近日不斷重複說「中國病毒」,那更是板上釘釘的國策,對中國充滿着敵意。這絕不是口水戰,而是外交戰。

特朗普早前與蓬佩奧是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他扮「好人」稱中國抗疫做得很努力、很專業,現在突然改變態度,皆因美國疫情大爆發,他要找中國代他「背黑鑊」。特朗普一直低估疫情,只將之當作重型流感,並稱美國每年有2.7至7萬人死於流感,去年就死了3.7萬人。

直到2月底,美國對新冠肺炎還是不測不檢、令疫情嚴重低估,結果不單疫情大爆發,且重挫美股及經濟。特朗普急須推卸責任,要製造一個敵人,煽動民眾種族主義情緒,以轉移目標,那就是中國。故不斷用「中國病毒」,要將民眾怒火燒向中國。

中國要為新冠病毒正名,就是要抗衡特朗普這樣將污水潑向中國的對手,並建立中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這是重要的國際文宣戰、輿論戰,尤其目前國際話語權一直緊緊掌握在西方政府及傳媒手中。病毒名稱就如戰爭中的重要高地,一定要搶佔,寸步不能讓,一旦失守就會陷入被動捱打。

在這場國際文宣戰,中國面對特朗普、蓬佩奧的「污名」手法,亦要面對美國媒體因意識形態不同而對中國的嚴苛批判。內地網民近日瘋傳《紐約時報》的雙重標準報道,該報一方面狠批中國「封城」是限制民眾自由,卻積極評價意大利「封城」,以阻病毒在歐洲擴散。

華不再啞忍 驅美籍記者報復

更惹中國反感的是《華爾街日報》2月中,有文章大字標題「中國是亞洲真正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國要求《華爾街日報》公開道歉不果,驅走3名該報駐華記者,惹來蓬佩奧以為該報出頭為名,將新華社等5間中國傳媒列為「外國使團」,要求他們提供僱員名單、人事變動、房產等資料,並大幅削減他們員工的簽證,變相將之驅逐出境。

中國今次不再啞忍,作出對等報復,要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等5家美國媒體申報駐華分社的人事、財務、經營等資料,並取消3份報章的美籍記者工作簽證,要求他們離境,並且不得在港澳從事採訪。過去中國一直選擇忍讓,用忍讓換取時間,給中國發展和蓄力,因打鐵還須自身硬。現在反擊,並非完成蓄力,而是時勢使然。

3大時勢使然 挫特連任選情

其一,美國借疫情對中國落井下石。美國鷹派官員如蓬佩奧、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自1月底就不斷借疫情問題攻擊中國,指摘中國隱瞞疫情,又率先對中國斷航、撤僑,遲遲沒有給予援助抗疫,又鼓勵企業將工廠搬回美國等,對中國疫情幸災樂禍、落井下石,到特朗普用「中國病毒」卸責,可理解中國為何「佛都有火」。

其二,美國不斷在各方面找中國麻煩。中美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後,美國仍試圖在大飛機引擎、華為在外國購買零件等範疇上,打擊中國。貿易牌效果不彰,特朗普正加強用台灣牌及軍事牌挑釁中國,今年以來已多次派軍機及戰艦穿越台海,頻密程度罕見。美國航母本月中又在南海軍演,更有偵察機飛臨香港上空附近。特朗普沒有友誼或道義觀念,只會憑恃國力強大,極限施壓榨取對手每分利益,中國再退讓,只會助長美國的進逼,將更難守護核心利益。

其三,出現有利中國反擊的契機。中國疫情受控,美國則似處於大爆發初期,特朗普左支右絀地抗疫,俄羅斯亦在此時向美國發動石油割價戰,兩面夾擊下,美股短短兩周暴挫3成。抗疫不力、股市暴挫、經濟衰退在即,已重挫其爭連任選情,而特朗普的對手是對中國取態較溫和的前副總統拜登,中國此時反擊可挫特朗普及其鷹派幕僚銳氣,還可助拜登一把。

中美藉港博弈 強化一國兩制

中國今次借懲罰美媒反擊特朗普,還有一點值得留意,那就是被取消中國工作簽證的美籍記者,他們亦不准像過往般可到香港,繼續就近採訪內地消息。制裁範圍包括港澳,本地反對派狠批此舉破壞一國兩制、但中國正正是要強調「全面落實一國兩制,就要有一國」,中國要表明「香港是中國的」,香港問題亦納入抗美範疇之中。

香港無論是英國殖民地,還是中國特區,都扮演中國與西方之間的緩衝地帶,中西方在此大做生意,亦在此作政治交易,中西都需要這交流、交易場所。香港角色的變化在於是英國殖民地時,港府偏向西方,是中國特區時,傾向中國。

自2014年佔中事件,中方覺得西方想奪回香港主導權,去年《逃犯條例》引爆政治風暴,更坐實中方想法,認為美國在港搞顏色革命,將香港變成顛覆中共的前綫基地,策動香港人在街上揮舞美國旗、英國旗,更公開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脅逼香港官員遵守美國政治要求。

在中方眼中,美國要將「一國兩制」的一國,由中國變成美國,中國要保一國兩制,就要將香港納入與美國鬥爭範疇。在中美國家層級的外交戰中,香港亦成戰場。

美國總統特朗普(左一)與國務卿蓬佩奧是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刻意貶抑和挑釁中國。(法新社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