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疫情惡化 香港能不失守嗎?

評論版 2020/03/23

分享:

新冠疫情至今已經3個多月,上周歐洲及美國的病例已經急速超越中國達13萬宗,疫情在意大利、德國、西班牙及美國英國陸續上升。

為應對疫情,從意大利開始,西班牙、英國倫敦、美國加州等城市已陸續封城封市。加拿大、美國以及歐洲很多國家和城市,亦已開始將機場封閉,又或者只准國民入內,拒絕外遊旅客入境。全世界已進入鎖國鎖城的狀態。

國家戰爭狀態Vs市民歌舞昇平

封鎖國家及城市對人流控制有正面影響,但要防止民眾之間的傳染,必須從個人做起,如國家作「戰爭狀態」防疫,市民仍然歌舞昇平,效果必定成疑。

相信大家仍見到很多外國人仍然拒絕「戴口罩、勤洗手」等自我防疫措施,很多外國的地方仍有大型活動及群眾聚集,這對抵抗疫情擴散沒一點幫助。再放十萬億入市場或將病毒套上種族歧視的外衣,只會令愚蠢的市民加入批鬥式的惡言相向。難道,第二波的病毒令歐美崩潰式失守,向外輸出病毒或令病毒變得更難醫治,我們又可以將之改名為「中國製造,歐美加工」病毒?

以往共和黨靠反移民政策,贏得美國中部的藍領白領,但其實相比起新冠病毒,鼓吹種族主義的「Trump病毒」,對美國國民的破壞可能更強。

新冠病毒來自β型冠狀病毒(SARS CoV2),跟沙士病毒(SARS CoV)和中東呼吸綜合症病毒(MERS CoV)同屬一類,新冠病毒跟蝙蝠的冠狀病毒CoVRaTG13有96.2%相似,跟沙士病毒也有79.5%基因相似。故現時的研究均認為,新冠病毒是從蝙蝠透過不明的中介野生動物,傳給人類。而新冠病毒和沙士病毒一樣可以透過ACE2授體,影響人類下呼吸道以引致感染。

德意死亡率大異 病床數關鍵?

許多文獻反映,中國內地疫情初期醫護人員之間的感染只佔3.8%,但隨着疫情傳遍全球,其嚴重病發率、死亡率、以至整體感染率及治療方法,在不同國家也已變得不盡相同。不同國家直至目前為止的死亡率,有很大的分別,如武漢市的死亡率是5%左右,而中國整體死亡率,除湖北省外,到現時為止不到1%。

但縱觀美歐各國,意大利死亡率為最高達8%,西班牙為5%,英國為4.4%,美國大約為1%,相反德國的死亡率只有0.3%,較美國或法國要低,究竟是因為國家的疫情控制?人口分布和病情處理方面有所不同?抑或是因為某國或城市的醫療負荷太重,而令一些病人無法接受適當的醫治而死亡?

這個可能要在疫情發展下去才有更多資料,如要再看不同國家的病床數目、深切治療病床、醫護人手及治療的方法或病人的病情等因素。

在治療方面,跟流感及SARS不同,現時並沒有藥物可在病毒倍增初期,控制其繁殖數量,而由於病者在病毒於體內倍增初期沒有明顯病徵,故大部分較輕患者,只用支援性藥物。而對重症病人來說,一般抗病毒藥物或類固醇效果不好,初期在內地個案發現有效的Kaletra,最近文獻認為效果並不顯著,最近有提出用藥物hydroxycholoroquine(奎寧)和azithromycin(日舒)有療效,看來醫學界仍要再等待多些臨床結果才有統計學上達致的療效。

防蹈意韓覆轍 一周10倍增長

說回香港,最近數天,香港確診數字急速上升,由於本港對歐美回流的留學生採取較寬鬆的政策,導致數以萬計的學生回流,香港正史無前例面對醞釀社區爆發的風險。如果政府對疫情追蹤稍有不慎,個別強制隔離人士犯法播毒,市民出現鬆懈而忽略社交隔離,這一切都會令我們得來不易的疫控策略毁於一旦。

從意大利韓國等疫情來看,一個城市爆發的個案,在一到兩星期內可以由1增加10倍或以上。問題是如果我們的個案增加得太快,較輕微的確診病人,就再不能夠入住隔離病房,而有機會要住在隔離營或者普通病房內,亦可將某一兩間醫院變成抗疫醫院,但由於它始終不是傳染病醫院,規格上對醫護人員的保護肯定有所影響。

緊急法限商業活動 徵私院病床

當香港疫情加劇,一些病情較輕的確診病者要被迫留在家中,那傷亡數字必定惡化。

現時香港每一千人只有3.8病床,如疫情失控,政府有需要運用緊急法,限制及暫停公共場所及商業活動,甚至動用私家醫院深切治療部及普通病房病床。

更甚者,或要考慮尋求內地的醫護及措施上的協助。疫情的變化亦可能令香港人回流澳門或內地也說不定。因為疫情實在瞬息萬變,現在低風險的地方,數周內可能變成疫區,現在高危的地方,也有可能成功遏止疫情而變得較安全。

筆者不想香港失守,但真的要為這來勢洶洶的疫情作最壞打算。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立場)

如疫情失控,政府有需要運用緊急法,限制公共場所及商業活動,動用私院深切治療部及普通病房病床。(資料圖片)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醫學會會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