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環境 每10年現大規模轉變?

評.析.天下版 2020/03/23

分享:

全球最大對冲基金橋水(Bridgewater)創辦人達里奧(Ray Dalio)去年曾發文,認為投資世界的模式轉移(Paradigm Shift)正逼近,意指投資環境每約10年時間便將出現一次大規模轉變,而新投資趨勢大有機會與上一個10年周期呈相反走向。

3因素 或扭轉投資格局觸發點

事實上,環球股市近月飽受熊爪突襲下,外界對市場由「高回報、低波幅、低風險」,轉成「低回報、高波幅、高風險」已漸見共識,當中三大因素或成扭轉投資格局的觸發點,包括1.經濟衰退、2.債券息口趨負、3.「去全球化」。

原油價格戰及新冠肺炎兩大負面因素困擾下,外界對經濟衰退來臨已成共識,更誘發流動性憂慮。美銀美林環球主題研究部主管Haim Israel在去年發表的前瞻報告中指出,環球處低息環境,令債務大幅增加,政府及企業債合共規模由2008年時的105萬億美元,急增至去年的247萬億美元。

他形容,債券泡沫增添投資環境「脆弱性(vulnerability)」,若未來數年政府在通脹目標等方向之政策上出現錯誤,或貨幣政策失效,將令利率波動性增大,而債息假若「無秩序地上升」(disorderly rise),將促使金融界「去槓桿」,並導致實體經濟迅速遭受痛苦。

由資產類別來看,債券在新一個周期的吸引力或大不如前。彭博巴克萊全球負利率債券資料顯示,現時負利率債券規模高達8.6萬億美元,去年更曾升越17萬億美元。在負利率債券愈來愈多的情況下,可預期環球資金將更加積極吸納正利率債券,令該資產收益進一步走低。

瑞銀財富管理估計,利率在新一個周期將持續低企徘徊,美國高評級債券每年名義回報(即未扣除通脹)在此情況下,料僅錄約2.5%,歐盟及瑞士債券甚至更可能出現「輕微負回報」,低於過去10年平均。

全球各國聯繫 料未來10年減弱

事實上,除了債務,貧富懸殊近年亦愈見嚴重,「全球化」被各界視為箇中主因,保護主義及排外主義在「反全球化」浪潮下更為盛行,由此應運而生的中美貿戰、英國脫歐等事件,近年均引發投資市場波動。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亞太區資產配置主管Adrian Zuercher認為,全球化已於2010年代見頂,而中美角力持續、英國脫歐觸發的歐盟貿易摩擦風險、日本對南韓實施的科技材料出口限制等衝突,均加快催生「去全球化」現象。

他預期,全球各國的聯繫在未來10年將見減弱,若經濟層面上的民族主義、關稅、貨幣干預、補貼,和資本流動限制等舉動增多,整體經濟增長將受到拖累。

撰文 : 傲龍天

欄名 : 交易講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