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穩就業」 下手先救誰?

評.析.天下版 2020/03/23

分享:

雖然經濟界有不同的政策主張,「穩就業」被國務院拍板為頭等大事,道理很簡單,在大疫情的環境下,就業不穩,不只是經濟拉不起來,還會天下大亂。於是在「穩就業」這一步必須走的要求下,就業如何去穩,下手應當先去救誰,就成討論課題。

涉3重點群體 農民工最多

當前「穩就業」要穩的對象,按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強化穩就業舉措的實施意見》,有3種人或者說3大重點群體,即農民工、高校畢業生、困難人員。其中農民工、高校畢業生都易懂,所謂困難人員,也叫城鎮就業困難人員,專門的定義是指正在享受失業保險待遇的失業職工中女滿35周歲、男滿40周歲以上,高中以下文化程度,領取了《城鎮失業人員求職證》迫切要求就業的人員。

這3類人,農民工群體人數最多,國家統計局的數字說是2.8億;大學畢業生的數字,今年又是歷史新高,約有874萬;而困難人員的數字,是個變動較大的數字,但年年都以千萬來計,今年遭遇大疫情,人數會大增。

在這3大群體中,當局應該或者說可能先出手救誰呢,國務院當然是3類都得提,經濟界則有不同的建議,有認為應當盡快出手救助困難人員,因為他們是地方政府防控疫情中「不惜一切代價」中最大的代價,既如此理當對其有所補償,在情況緩和後好好為其鋪好再就業之路。

也有提議要高度關注大學畢業生,防止大面積的「畢業就是失業」。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問題,年年都是頭等大事,今年除了畢業人數是歷史新高之外,還因本來畢業生的就業安排,都在這2、3月間舉行,結果一場大瘟疫,連生產都停了,更別提招聘了。不僅如此,疫情有可能令畢業生的就業觀改變,也可能令中國的就業結構出現變化,令大學畢業生就業更加困難。

但有調研報告分析說,中國「穩就業」當然要全面開花的出擊,面面俱到的照顧,但現階段必須先行出手救農民工,因其事關眼前定經濟的復工復產,又事關全年政治指標的全綫脫貧,農民工就業安頓不好,經濟政治兩關都過不了。

早前主管部門談復工復產,特別點到農民工,還報出數據說農民工8成已經出來回到工作崗位,如此說法,農民工就業哪裏還用着急?但地方不斷傳出信息,農民工回到就業地的事,沒那麼順利,廣東、浙江等農民工就業大省,出動接農民工復工,確實做得不錯,但更多地方出現不准農民工進城、不准農民工上崗的事,還有要農民工大巴原車返回的故事發生。中共湖北省委書記出來喊話各地善待湖北人,主要就是湖北農民工出不去,出去的遭遇「超常防控」有關。

至於農民工的就業與全綫脫貧進小康的關係,道理很淺顯,中國不少鄉村脫貧,與農民工外出打工有關,有的是一人出門打工,一家人就此脫貧。但農民工保障不多,手停口停,一旦農民工就業保不了,那基本意味着貧困人口又增一戶。由於中共最高領導人已放話,全綫脫貧的目標「必須如期實現」,那麼農民工的就業,自然成了先要出手相救的選項。

撰文 : 朗然

欄名 : 國情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