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叔

副刊版 2020/03/24

分享:

在我的創作生涯,曾經和梁天叔有過好幾次的交集,從中獲益良多。求學時期看他演繹《梁天來》的凌宗孔,我咬牙切齒,還有在《清宮殘夢》演繹太監李蓮英,那副奴才相簡直不作他人選。畢業後,我加入麗的電視當個小編劇,梁天也剛剛從無綫電視跳槽麗的,第一次合作,是他擔任監製、我負責創作故事的青春劇《IQ成熟時》。

那陣,我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初生之犢,他是個經驗豐富的電視製作人。記憶深刻的是一次劇本討論,我懷疑自己的創作能力:「咁樣得唔得㗎?驚唔驚癲得滯,劇情會唔會好唔合理㗎?」梁天叔安慰說道:「搵你嚟度古仔,就係想由後生仔角度去講後生仔嘅故事,你即管放膽去發神經、去發癲,我會用我嘅經驗幫你。」這番話,大大鼓舞了我,叫我可以放手去度古仔。《IQ成熟時》能夠成為當時弱台一套收視率相當高的劇集,甚至今天的經典,實在要感激梁天叔對我百分百的信任。

後來,再度合作由萬梓良和岳華主演的電視劇《火星撞地球》,是他點名指定要我度古仔,就更加受寵若驚。六年前,我接手電視台的藝員訓練班,更加是梁天叔在一九七二年一手創立的。麗的電視舊同事聚會,他老人家偶爾都有出席,每次見面,就會跟他雞啄唔斷;近年,他身體轉差,大家就少了見面。日前,得知他仙遊,想起他曾經的教誨,多謝你,梁天叔,一路好走。

撰文 : 鄭丹瑞

欄名 : 依然快樂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