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轉變

副刊版 2020/03/24

分享:

中國大城市都鼓勵開工,走一遍街頭,人流都回復至常態的六、七成。剛過去的周末,上海出太陽,人們更傾城而出,公園和露天咖啡室都滿是人。防範意識和口罩一樣,開始鬆懈。但北京又要復工,又是政令中心,防衞意識就複雜得多。忽來消息說國際飛北京航班,要先在十二個其他城市落地檢查,當中包括上海,部分上海人就覺得忽然要幫北京「減輕負擔」了。

當思考疫後的社會生活變化,宏觀的世界新格局先談,但相信起碼有兩樣東西會延續下去,一是social distancing社交距離作為新的生活和經濟選擇,另一是身體tracking和健康認證。

社交距離的概念,不僅可能令中國社會重新思考長久以來的聚眾習慣,其中特別明顯是圍座吃飯,而非分盤進食,以至提倡公筷公勺,革新中餐進食系統的說法又重新被提起。另外,當然是通過遙距技術可代替的活動,都借今次宅足兩月的實驗而迫着流行起來。

至於健康認證,好可能就如今天查年齡身份一樣,成為日後出行或進出場所的標配。這技術看來現中國還是掌握得最前端,出行碼記錄了人們去過哪,和甚麼人接觸過,坐過甚麼交通工具等。極有可能,疫情過後,這手段會留下來,作為機場過關,進入會社空間或消費場所的一項審查證明。就如以前去夜場或酒吧,要查身份證,日後可能就是查這健康認證。

那麼,用高科技去記錄,又有甚麼技術可堵破呢?之前機場出關沒管那麼嚴時(現在絕大部分統一大巴載你回所屬社區登記),為避免在家隔離兩周,有小聰明者用了這方法:在飛回中國前,先把實名手機卡寄回國,那麼若個別系統只是用手機登記出行碼的話,則顯示該用戶已早早回國了。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