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利者

副刊版 2020/03/24

分享:

美國民主黨進行初選,有報道指其中一位角逐者桑德斯備受爭議之處,在於他想把美國從資本主義改造成社會主義國家,醫療和教育全免,並要在十五年內令富豪財富遞減一半。報道把一個意識形態大框框套過來,沒有上文下理,對於不少恐懼社會主義、習慣資本主義的人而言,桑德斯太可怕了。

面對這種企圖把一切簡單化的報道,不禁大叫:「可否解釋多一些啊!」美國近年右翼民粹氾濫,說到底皆由於經濟不濟,生產遲緩,不公平現象加劇,但有政客把這些現象歸咎於中國進口或低工資移民所致,而外國人則成了理所當然的代罪羔羊,但把愈益嚴重的不平等與生產停滯歸咎於外國人,這顯然錯了。一如美國作家孟肯所指:「每一個複雜問題,都有一個簡單但錯誤的答案。」

我們必須承認,有些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在實體經濟領域為何拿不出貢獻,並不時發生金融危機衝擊全球?最主要問題在於「食利者資本主義」(Rentier Capitalism)的興起,即一個經濟市場和政治力量,允許有特權的個人及企業,從其他人身上大量抽取「租利」(rent)。租利即指在沒有從事生產的情況下,為壟斷社會資源或維持壟斷地位,從中得到利潤(亦即經濟租)所從事的一種非生產性的「尋租活動」(rent seeking)。

發達經濟體中的「壟斷租利」,就像大樹剝奪了小樹苗生長所需的陽光。在美國,這種「壟斷租利」不斷上升,令新企業打進市場的比率放緩,削弱競爭力。至於所獲租利,不僅可能被中飽私囊,且透過游說政府,加強不平等的扭曲政策,導致民主退化。

美國的「食利者資本主義」已屆不能不改革的時候,故桑德斯的出現曾帶來一陣旋風,不無原因。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