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條船上

副刊版 2020/03/25

分享:

想不到長久被圍困的巴勒斯坦自治區加沙地帶,也有新冠肺炎確診個案,這個遊客絕迹的地方,只有外國救援組織人員的身影,結果亦難倖免。從新聞報道中看到當地人的恐慌,頹垣敗瓦的街道更見蕭條,缺醫療基建的加沙恐怕承受不了病毒的衝擊。

不僅加沙,巴勒斯坦亦有其他城市淪陷了,而以色列對巴人提供了幫助,但不一定出於互相扶持的善意考慮,看來是現實因素居多。因以國沒辦法完全分隔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一方感染便會傳染給另一方,俗套說一句:命運共同體。

其實,在政治上也該如此,正如馬丁路德金說:「也許我們來自不同的船,但現在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如果我們不團結,中美兩國繼續互相指摘,而世界也缺乏對疫情管理的共同領導力,這樣下去,我們最後極有可能只會一起困在一條船上。

無論願不願意,今次疫情的確讓我們看到,在思潮上正由此帶來變化。首先,在絕對人權自由vs政府絕對權力這兩極光譜之間,其落點正慢慢在移動中,而這兩邊光譜又以中、美作為代表。在美國以至英國,從開始時美英元首採取個人主義和市場的價值觀來應對疫情,到現在愈來愈多聲音要求加強政府角色,甚至強行主導又或接管私人領域來配合政府防疫政策。

至於中國,經歷今次大瘟疫,再次暴露了政府對人民的不信任,才會出現李文亮事件,缺乏言論自由及個人人權一再備受爭議。躺在病床上的李文亮曾這樣說:「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中國不一定要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但現在卻有必要反省,一個開放空間在中國是多麼的重要,建立互信才是王道。不然,便會出現荒謬的現象:把真相當成謠言,謠言又給當作真相。

撰文 : 張翠容

欄名 : 大地旅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