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行負利率與否 還看特朗普

地產版 2020/03/25

分享:

美國聯邦儲備局在不夠兩周之內,先後減息0.5厘及1厘,合共1.5厘,令聯邦基金利率回復至2015年底之前的0至0.25厘超低息狀態,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的負利率,僅一步之遙。美國會否像歐盟及日本實施負利率,視乎特朗普意向。

近年來特朗普不停向聯儲局及其主席鮑威爾施壓,提出實施負利率及量化寬鬆,目的是與其他競爭對手的息率拉近,以保持美國利率及滙率的市場競爭力。

自去年中,聯儲局突然以預防經濟衰退為由,連續減息3次各0.25厘,合共0.75厘。事實上,當時美國經濟相當不俗,但3次減息似乎為美國低息時代開路。近月新型肺炎橫掃全球,被波及國家多不勝數,美國也脫不了關係並有惡化迹象,導致美國金融市場秩序大亂。

重啟量寬計劃 金融市場更亂

聯儲局在距離正常議息日子3月17至18日不遠的3月3日,宣布緊急減息0.5厘。由於事出突然,市場的反應是感覺美國經濟出了甚麼問題?普遍市場以往對減息反應是以升市迎接,但這次美股3大指數以下跌約3%來回應。

縱使市場預期3月17至18日的議息日子會再減息0.5至0.75厘,但聯儲局3月15日即周日下午召開緊急會議,減息1厘,聯邦基金利率下調到0至0.25厘超低水平,在短短不足兩周之內減息1.5厘。並重啟被視作量寬的購買美債計劃,未來幾周至少買入7,000億美元國債。全球股市普遍以大跌4至5%來回應,美國3大指數反應來得更驚嚇,擔憂美國經濟再出問題,暴跌11至12%,令美股正式步入熊市,金融市場亂上加亂。

特朗普對於連環減息表示歡迎,指稱聯儲局在疫情嚴峻之下採取進取策略,是意料之外,令人驚喜。鮑威爾表示,疫情對美國及全球經濟影響大,美國金融狀況明顯趨緊,採取減息行動可以幫助美國經濟回歸正常,但聯儲局不認為負利率是合適的應對措施。

特朗普要求負利率有一定理據,目前美國總負債逼近77萬億美元的重擔,減息1.5厘大大減輕債務利息開支,如能去到負利率,還債就更輕鬆。歐盟及日本經已是負利率,美國跟隨,有助促使游資流入股市、樓市等投資市場造成資產升值,更有助特朗普的總統競選連任,相信他必然希望負利率實現,再玩資產升值遊戲。

歐盟及日本負利率,美國跟隨,有助促使游資流入股市、樓市等投資市場造成資產升值。(資料圖片)

中原地產亞太區副主席兼住宅部總裁陳永傑(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永傑 中原地產亞太區副主席兼住宅部總裁

欄名 : 大行觀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