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臨連鎖倒閉潮 政府要出招

評論版 2020/03/25

分享:

自去年社會事件至本年新冠肺炎衝擊,導致本地大小企業經營困難。現在疫情全球爆發,世界各地封關,美股23年首度半月內多次跌停板,有國家更無限期停市﹔香港亦自開埠以來首次封關,禁止外國人入境,大力壓減輸入病例﹔港府更將禁止8,600家食肆賣酒,目標是減少市民社交聚集,但亦變相同步宣告本港經濟進入寒冬。

旅客跌逾九成 經濟步冰河期

更甚者,日前公布2月訪港旅客數字按年下跌96%,僅得2003年沙士最差月份一半,預測本月會進一步降低﹔缺少訪港人流,導致由旅遊、航空、酒店、批發零售到飲食等本港主要行業連鎖停擺,亦直接影響就業:港府上周公布失業率惡化至九年來最高的3.7%。

本港經濟明顯已經步入冰河時期,最先出現的現象是企業資金周轉不靈,而在同一產業鏈上的其他企業環環相扣,就會湧現債務違約,導致企業層壓式連鎖清盤倒閉。

政府挽救企業措施,離不開減輕負擔和減少規管(de-regulation)兩種法門。港府早前推出300億「防疫抗疫基金」就是為企業減輕負擔;至於減少規管方面,在這經濟「跳崖」急轉時,企業雖然面對短期而迫切的周轉財困,但捱過困境後,長遠其實可生存及繼續經營;因此,港府有迫切性考慮重啟「企業拯救程序」立法,為「撑企業」提供新選項。

現時清盤制落後 倡設緩衝期

本港現時企業清盤制度落後。一般而言,企業在經濟下行常見問題,就是現金流緊張,當陷入財困並嘗試重組拯救時,很多時債權人亦會同時展開追討,由於時間緊絀周轉不靈,大多導致企業重組失敗,清盤收場。因此,面對可遇見的企業連鎖倒閉潮,港府必須考慮重新設立拯救企業安排,目標是為瀕臨破產的上市及非上市公司,在清盤前提供一段緩衝期,暫緩清盤,讓財困企業騰出時間尋找白武士。

「企業拯救程序」並不是全新事物,建議早於1996年由法改會提出,港府亦曾在2010年展開公眾諮詢,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在2014年5月亦曾公布「設立法定企業拯救程序」的詳細建議,惟至今只聞樓梯響;若重啟修例,可考慮以下兩個重點:

讓企業集中精力 尋找白武士

第一,拯救企業的可操作性。根據上述2014年政府草案建議,當企業無力償還債務(Insolvent)而遭啟動清盤程序時,可透過董事會決議,並獲得抵押債權人書面同意下,委任一名香港註冊會計師或香港執業律師擔任臨時監管人(Provisional Supervisor),暫時接管公司和規劃拯救公司方案,為期不多於45天。如經債權人會議批准,舉行最終債權人會議時限,可延至由臨時監管期起計六個月內﹔如有需要,債權人亦可向法院申請延期至合適時間,變相延遲最後清盤時間。

設立這段緩衝期的目標,是暫緩對企業的訴訟及其他法律程序,好讓企業集中精力和時間尋找白武士投資,或與債權人進行債務討論,不用因短期無力償還債務而直接進入清盤程序,令公司倒閉。

企業拯救程序具有法定框架,然而法院程序較清盤少,成本較低,亦較有可能得出貼近企業現實情況的拯救方案。

法院程序少 成本較清盤低

第二、持份者的利益。傳統清盤費用昂貴,過去不少案例顯示企業在清盤後,均須繳付高昂的破產費用,導致各債權人「顆粒無收」。在新建議下,企業如獲拯救,債權人獲得的回報必定多於由公司清盤所得。

對股東而言,若然企業清盤,他們在公司資產分配名單中敬陪末席,通常不會取得任何剩餘資產,在企業拯救程序當中則仍有翻身機會。對僱員來說,則有利於保住就業,捍衞退休金及其他應有福利。

宏觀而言,在港府「撑企業,保就業」的策略下,「企業拯救程序」不但可能挽救因經濟突然下滑而出現短期問題的企業,避免連鎖倒閉骨牌效應,同時亦保住打工仔飯碗。當然,若是因經營不善或其他內在因素倒閉的公司,此修例並不是他們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在面對可預見的經濟跳崖,盡速重啟修例,則可以成為不少有為企業的續命丹。

面對可見的企業連鎖倒閉潮,港府須考慮重新設立拯救企業安排,為瀕臨破產的公司,在清盤前提供一段緩衝期,讓財困企業騰出時間尋找白武士。(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嚴澤航 為正策士理事、商業諮詢顧問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