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和實驗

副刊版 2020/03/26

分享:

受人尊敬的袁國勇教授,在同一公開場合說了兩句話,令醫生大惑不解:「科學家最重要是面對真相」和「或許沒人比我更愛國」,獨立句子還可以,但放在一起便有點矛盾。

「真相」在乎科學,而科學是觀察性學問,定義為「systematic study of the structure and behaviour of the physical and natural world through observation and experiment」,重點是「觀察」和「實驗」,故此科學家口中的「真相」,定必基於某「觀察」或某「實驗成果」。

若要確認「或許沒人比我更愛國」是否真相,便要靠觀察和實驗,行為觀察說易不易、說難不難,因為惟有身邊人,才能作緊密監察,外人只能從環境證供得知一二,當袁教授及龍醫生白紙黑字刊印出來時,別人只能按這行為而偵測其用心和愛國心,其中最為矚目一句「武漢新冠狀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試問有沒有人會對心愛的人說你有「劣質文化」?

「沒人比我更愛國」也需要比較性研究才能道出真相,要比較便先要把「愛國」質量化,例如可以計算做了多少對國家有益或有害的事,也可以察看有多少利或損國家的說話。若進而深一層,科學家可以研發「愛國指數」綜合各方面行為表現作比較,若沒有真正比較,重點還是放在「或許」兩字,就如「或許」我九十歲母親是世上最美麗的女人,別人不同意不打緊,自己同意便算。

科學利用政治,政治也利用科學,但真相定要基於觀察和實驗。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0/05/29
紀念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