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先生」

副刊版 2020/03/26

分享:

小時候,讀過胡適先生的《差不多先生傳》,主角「差不多先生」處事從不認真:其母着他買紅糖,他買白糖,認為紅糖與白糖差不多;他在錢莊當夥計,常混淆十字跟千字,笑稱二字只是一撇之差;他有急事要搭火車到上海,火車準時開走,遲到兩分鐘的他瞪眼搖頭,不明白火車公司為何如此認真。

古有「差不多先生」,今有「我認為先生」。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為何仍呼朋喚友聚餐吃喝?

「我哋年輕人體魄強健,一向又有做運動,不易生病,我認為無咩問題。」「所有人都需要社交,我認為跟朋友吃一頓飯不會中招,是你們小題大做。」

佩戴着監察電子手帶,為何出外購物/食飯/行山/打波/散步?

「我只是出外一會兒,又不是去人多的地方,我認為問題不大。」「我沒肺炎病徵,我認為自己不是帶菌者。」「我戴上口罩又戴了手套,沒碰任何公物。我認為每一個香港人也有人權和自由在香港選擇如何生活。」

有人稱讚「差不多先生」看得破、想得通,一生不認真、不計較,實為有品德之士。「差不多先生」一生所作的「差不多行為」,損己卻不害人,但「我認為先生」的出發點卻建基於個人利益和一己感受上。他利己之時未必有心損人,卻實實在在作出了威脅朋友、家庭、社會,甚至國家安全的傷害,增添醫療系統的壓力。

失意之時為自己咬牙打氣——「我認為我做得到!」這是幫助自己走出谷底的力量,多說多有益。可悲世上有太多掩耳盜鈴、無知狂妄、自私缺德的「我認為先生」,他們愈是把認為對的事說得堅定,愈是位高權重,愈令人心寒。

撰文 : 藍海寧

欄名 : 雲海漫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